官网链接设为首页

您所在位置:首页 > 经典医案

经典医案
针灸并用,健脾补肾法治疗腰肌劳损
发布时间:2014-05-15

腰肌劳损酸痛三年,治以健脾补肾,针灸并用,获良效。

患者陈某,男,50岁,工人 2007517日初诊。

主诉:反复腰部酸痛3年。

初诊:长期从事弯腰工作,腰部酸痛3年,反复发作,时轻时重,腰痛每因劳累后或坐立过久而加剧,并与气候改变有关;疼痛以午夜为甚,经休息后疼痛可暂时缓解,无下肢放射牵掣痛。食欲不振,时有眩晕耳鸣。小便频数,夜尿45/晚。无明显腰部扭挫伤病史。舌淡,苔薄白,脉沉细。

查体:神疲倦怠,腰肌稍紧,双侧均有压痛,腰部活动无明显障碍,但活动时有牵制不适感,双下肢直腿抬高试验阴性。

辅助检查:腰椎CT未见异常。

法:针灸并用,健脾补肾

中医诊断:(病名)肌痹(证候)肾气亏虚,寒湿阻络

西医诊断:腰肌劳损

处方:

肾俞(双)、脾俞(双)、委中(双)。

刺法:陈教授以补法刺肾俞、脾俞,施术时进针得气后,反复捻针,拇指偏重向前推捻,同时持针手缓慢地将针从浅层向深层插进,轻快地将针上提。运针以轻捻转、慢按轻提为基础。运针时,使针下经气向腰部周围传导。以泻法针刺委中穴时,针尖斜向上,捻针幅度较大,拇指偏重向后拉捻。当陈教授捻针导气后,病人渐感针下有一股气自腰向双足放射,腰部酸痛感减轻。留针30分钟。

灸法:出针后以艾条温灸双侧膈俞、关元俞。

治疗后,患者自觉腰部酸痛感减轻。于右耳的腰、肾点以王不留行籽贴压。

二诊2007522日)诉经昨日针治后,夜间腰部酸痛感大减,活动腰部亦无牵掣不适,昨晚夜尿次数减少为3次。但仍有耳鸣眩晕,纳仍欠佳。乃取穴:气海俞(双)、听宫(双)、阴陵泉(双)。以补法刺气海俞;听宫穴刺以补法,进针后只以捻转手法行针,拇指偏重向前推,不提插;以平补平泻手法针刺阴陵泉健脾祛湿。留针30分钟。

因患者小便频数,夜尿较多,出针后陈教授以艾条温灸关元穴与中极穴,加强固摄与气化功能。嘱其回家后仍可以艾条温灸腹部神阙、气海、关元等穴位,加强疗效。

三诊2007525日)患者诉经昨日治疗后,耳鸣及眩晕症状减轻,精神改善,思食,小便次数减少,昨晚夜尿1次。察其舌脉,舌淡苔薄,脉细。陈教授认为前法合度,症续改善,取穴:百会、翳风(双)、命门、大肠俞(双)、阳陵泉(双)。百会、命门、大肠俞均以补法刺之;以平补平泻刺翳风、阳陵泉,进针后只以捻转手法行针导气,不提插。配以艾灸膈俞(双)、足三里(双)。留针30分钟。

四诊2007709日)患者喜诉经一个多月针治后,困扰多年之腰痛消失,现步履如常,腰部活动自如,食欲增进,已无耳鸣眩晕。视之精神爽利,察其 舌苔薄润,脉平,病已愈,乃除去右耳之贴压,治疗守上方再针治一周巩固疗效。嘱其平素注意避免腰部受寒,适当参加运动,增强体质。

按语:陈教授认为患者因腰部肌肉过度劳累,使腰部软组织疲劳,致腰肌损伤,由于反射性的腰肌痉挛致局部血循环障碍,使新陈代谢产物堆积,对局部产生刺激而致痛。每因劳倦或受寒则诱发腰痛加剧,属祖国医学之“肌痹”范畴。《医部全录》曰:“腰脊者,身之大关节也,故机关不利而腰不可以转也。”;《灵枢·经脉》记有:“脊痛,腰似折,髀不可以曲,腘如结。”此病常呈现慢性反复发作,多在两侧腰部疼痛,无全身症状,经休息或适当运动后,疼痛即可缓解。

本病证属肾气亏虚,寒湿阻络,治疗重在壮腰、健脾、补肾。补法针刺肾俞健肾壮腰;气海俞调补阳气;大肠俞能疏通局部经气;脾俞健脾祛湿;诸穴合用达温寒祛湿、补肾壮腰、疏通膀胱经经脉而去腰酸痛之功;命门通督脉,刺之能治虚损腰痛。阳陵泉刺之能疏筋活络而去腰痛。泻刺委中有通络活血之效。因患者兼有眩晕耳鸣、食欲不振之证,故刺听宫、翳风能直接调和耳部气机而去鸣音;补刺百会以升清阳而定眩晕;阴陵泉健脾祛湿而增食欲。患者肾气亏虚,气虚则固摄无力,故夜尿频数,除针刺补肾穴位外,配以艾条温灸关元、中极,可加强固摄与气化功能而治夜尿。膈俞为血之会穴,关元俞能治风寒劳损腰痛,两穴温灸共奏补益血气,壮腰祛痛之功效。足三里为胃经下合穴,灸之能旺盛阳明经气血,健运脾胃,促进食欲。

返回列表
上一篇:手腰痛穴运动针法治疗急性腰扭伤
下一篇: 祛湿通络,补肾壮骨法治疗膝关节骨性关节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