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网链接设为首页

您所在位置:首页 > 经典医案

经典医案
眩晕案
发布时间:2014-09-11
 

李某某,男,52岁,1997116日初诊。主诉头晕反复发作10年余。诊见头晕乏力,视物旋转,卧则好转,行走不稳,需人搀扶,伴恶心,耳鸣,口干,纳差,大便干,小便多,舌质暗红苔黄,脉弦。诊为眩晕,证属气阴两虚,肝风上扰,瘀热内阻。眩晕之病,古人有“无虚不作眩”、“无痰不作眩”之说,刘教授认为眩晕病位在脑,与肝脾肾有关,病机多以本虚标实为主,本虚责之于肝肾阴亏,脾失健运,气血乏源;标实责之风痰瘀血内闭脑窍,导致脑失所养,髓海不足。本例患者故治以补气滋阴,平肝熄风,祛瘀清热为法而取显效。

主诉:头晕反复发作10年余

病史:患者10年来每因劳累则发头晕,发作时自觉周围物体旋转,步态不稳,卧则好转,伴剧烈恶心呕吐,耳鸣,神疲乏力,曾在多次住院治疗,诊为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经中西医治疗无效,诊见头晕乏力,视物旋转,卧则好转,行走不稳,需人搀扶,伴恶心,耳鸣,口干,纳差,大便干,小便多,舌质暗红苔黄,脉弦。诊为眩晕,证属气阴两虚,肝风上扰,瘀热内阻,治以补气滋阴,平肝熄风,祛瘀清热为法,方如下:党参20g,北芪45g,葛根30g,益母草30g,毛冬青30g,天麻12g,钩藤15g,知母12g,白芍15g,山萸肉12g,石菖蒲9g,七剂清水煎服,日1剂。

二诊:头晕、耳鸣减轻,精神好转,口干、恶心止,仍行走不稳,大便干,舌质暗红苔黄,脉弦,方已取效,今加决明子15g以平肝潜阳,润肠通便,继服七剂。

三诊:头晕未再发作,大便通畅,精神振作,因担心劳累后复发,要求继服药巩固疗效,遂以上方稍事加减服用,随访两年头晕未发。

按:眩晕之病,古人有“无虚不作眩”、“无痰不作眩”之说,刘教授认为眩晕病位在脑,与肝脾肾有关,病机多以本虚标实为主,本虚责之于肝肾阴亏,脾失健运,气血乏源;标实责之风痰瘀血内闭脑窍,导致脑失所养,髓海不足,正如《灵枢·海论》所说:“髓海不足,则脑转耳鸣,胫酸眩冒”,尤重血瘀作眩,因瘀阻脑脉,致脑失所养,髓海不足。关于治疗,多遵叶天士之说,认为眩晕乃“肝胆之风阳上冒”,其证有挟痰、夹火、中虚、下虚之别,治法亦有治胃、治肝之分,“火盛者先生用羚羊角、山栀、连翘、花粉、玄参、生地、丹皮、桑叶以清泄上焦窍络之热,此先从胆治也;痰多者必理阳明,消痰如竹沥、姜汁、菖蒲、橘红、二陈汤之类;中虚则兼用人参,外台茯苓饮是也;下虚者必从肝治,补肾滋肝,育阴潜阳,镇摄之治是也”。此患者四诊合参,当辨为气阴两虚,肝风挟瘀热上犯脑窍,方用北芪、党参补中益气,伍葛根升举清阳;白芍、知母、山萸肉以滋补肝肾之阴;天麻钩藤平肝熄风,更以毛冬青、益母草祛瘀清热;石菖蒲化痰开窍,诸药合用共凑益气滋阴,平肝熄风,清热祛瘀之功,而获佳效。

返回列表
上一篇:刘茂才教授益气活血,涤痰通络治疗中风
下一篇:痹症(雷诺氏综合征)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