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网链接设为首页

您所在位置:首页 > 经典医案

经典医案
刘茂才教授益气活血,涤痰通络治疗中风
发布时间:2015-03-18

刘茂才教授益气活血,涤痰通络治疗中风     

      郭某某,男,59岁,籍贯 广东,脑梗死恢复期病史,现反复头晕,呈昏沉感,神疲乏力,右侧肢体麻木,眼睛流泪,视物模糊,口腔溃疡,纳眠可,舌淡暗,苔白腻,脉弦细。本案气虚为病之本,气血失调,痰瘀共患为病之标。气虚血瘀,痰瘀阻滞脑窍而发病,故治以益气活血,涤痰通络,收效甚佳。

患者郭某某,既往脑梗死恢复期病史,反复头晕,呈昏沉感,右侧肢体麻木,神疲乏力,西医诊断为脑梗死恢复期,中医诊为中风,曾多方治疗效果欠佳,今来诊。现眼睛流泪,视物模糊,口腔溃疡,纳眠可,舌淡暗,苔白腻,脉弦细。

初诊(2014.10.15):证见头昏沉感,神疲乏力,右侧肢体麻木,眼睛流泪,视物模糊,口腔溃疡,纳眠可,小便频,大便费力难解,舌淡暗,苔白腻,脉弦细。对于中风病的诊疗,刘茂才教授认为,中风发病之因主要表现为“风、火、痰、瘀、虚”。“邪之所凑,其气必虚”,疾病缠绵不愈,表明正不能胜邪,故强调“久病属虚”。另外,中风病后多呈现一系列阳亢、血瘀、痰盛等“邪实”现象,整个过程贯穿着“本虚邪实”。邪实为痰瘀交阻脑脉清窍,正虚为元气亏虚。其关键在于气血失调,痰瘀为患。治疗立法上为标本兼顾,祛邪安正,益气活血,涤痰通络。此患者四诊合参,当诊为中风(气虚血瘀,痰瘀阻滞脑窍),以益气活血,涤痰通络为法。另患者,眼睛流泪、视物模糊,口腔溃疡,一派肝火旺盛之象,当加以清肝泻火明目之品,拟方如下:

黄芪45g  北沙参20g  生山萸肉15g  郁金15g

天麻10g  赤芍15g    知母15g  土鳖虫10g

夏枯草15g  法半夏10g枳壳10g  麦冬15g     水煎内服,共7

二诊(2014.10.22):头晕、肢体麻木、视物模糊、眼睛流泪较前好转,口腔溃疡减轻,仍大便不畅,凌晨偶出现左中腹隐痛,无腹胀,早餐后好转,舌暗红,苔薄黄,脉弦。加竹茹、厚朴,以清化痰热,通腑行气。继服7剂。

三诊(2014.10.29):头晕、肢体麻木明显好转,未再有眼睛流泪、左腹隐痛,但口腔溃疡有复发之迹,有口气,大便稍硬,舌脉基本同前。加淡竹叶、生地黄以加强滋阴清热生津之力,去厚朴、竹茹,改虎杖清热通便兼以活血,并求上病下取,利于醒脑通脉。继服14剂。

四诊(2014.11.12):头晕未再发作,口腔溃疡减轻,大便通畅,舌淡红,苔薄白,脉弦。以上方稍事加减服用巩固疗效。

按:中风发病之病因主要表现为“风、火、痰、瘀、虚”这五个方面,加上饮食不节、起居无常或七情忧思喜怒等诱发,病后呈现一系列阳亢、血瘀、痰盛等“邪实”现象,整个过程贯穿着“本虚邪实”。虚为元气亏虚,故而重视益气法的应用。以补益脑之元气为本,临证多用北芪、党参、太子参等。北芪用量一般在45-60克,党参用量在20-30克。他认为,除非有明显的阴虚内热征象,一般均可以北芪、党参等补气,有口干等表现者,往往用太子参替代党参。中风之痰,多由于年高体衰,肾阳衰微,火不暖土或嗜食肥腻,或嗜烟酒,湿浊困脾,脾阳失运而痰浊内生。痰浊或随风阳上越或阻遏气机而形成风痰阻络或瘀痰阻络表现为中风之候。在中风病例中如眩晕头重、昏蒙不语、语言謇涩、胸腹胀满不舒,苔腻脉滑等,这些症候在中风症候中并不少见,但是痰浊往往与阳亢或血瘀并见。刘教授认为,中风之发病,关键在于气血失调,痰瘀为患。中风病痰瘀同治,贯穿始终。二者可共患,亦可转化,由瘀转化为痰,即瘀血转化为痰水;而痰转化为瘀,即痰阻而致血瘀,终致痰瘀互阻,脑髓脉络不通畅之病变。因此,刘教授在中风临床中,每将祛瘀涤痰通络作为中风治则之一。活血化瘀常选用毛冬青、益母草、丹参、川芎、赤芍等。除痰常选用法半夏、橘红、云苓、天竺黄、郁金等。另外,刘教授还注重通腑法在中风病中的应用。认为腑气不通是中风病的常见症候,医家应重视通腑泄热法在临床中的应用,保持大便通畅,以求上病下取,利于醒脑通窍,敷布气血,畅达血脉,促进机体康复。临床常用番泻叶、虎杖、火麻仁、天竺黄、瓜蒌仁、人工牛黄粉等。

返回列表
上一篇:刘茂才教授健脾益气养阴治疗痿证
下一篇:眩晕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