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网链接设为首页

您所在位置:首页 > 经典医案

经典医案
刘茂才教授健脾益气养阴治疗痿证
发布时间:2015-03-18

刘茂才教授健脾益气养阴治疗痿证

患者邓某某,四肢乏力1年余,不能行走,腰酸微痛,口角流涎,语音低微,肌肉萎缩。故今来诊,现四肢乏力,以双下肢为主,无感觉异常,眠差,汗多,口干无口苦,纳可,二便调,舌暗红,苔白,脉弦数。

初诊(2013-08-07):证见四肢乏力,以双下肢为主,肌肉萎缩,不能行走,腰酸,口角流涎,语音低微,睡眠较差,多梦易醒,醒后难以入睡,汗多,口干无口苦,纳可,二便调,舌暗红,苔白,脉弦数。对于痿症的诊疗,刘茂才教授认为,“治痿独取阳明”乃是大法,主要指补益后天,然运用中要防其简单化,不能将其等同于“独补脾胃”,肾乃先天之本,后天不足,则先天不立,故脾肾同治,治疗上以“形不足者,温之以气;精不足者,补之以味”为法则,治痿从补气入手,佐以强筋骨。拟方如下:

黄芪45g      党参15g     五指毛桃30g   女贞子15g  

生山萸肉15g  杜仲15g     牛膝15g      川加皮10g

鸡内金15g    制何首乌15g  法半夏10g   甘草10g    水煎内服,共7

复方北芪口服液   1 po tid,共7

二诊(2013-08-14):服药后双下肢力量少许恢复,仍行走困难,纳眠差,汗多,口干,舌暗红,苔白,脉弦数。此乃胃阴不足,虚火内生之象,前方加北沙参益胃阴,陈皮健脾行气,浮小麦敛汗安神,继服7剂。

三诊(2014-02-19):患者间断服药数十剂,今日来诊,四肢乏力、行走情况有所改善,肌肉萎缩较一年前无明显进展,药已显效,加强健脾补气、益肝肾之力,续服以巩固疗效。

按:对于痿证,《内经》最早提出“治痿独取阳明”,至今仍对痿证的治疗有着重要意义,它至少包括三个方面的内涵:补虚、养阴、清热。首先,阳明胃为后天之本,“治痿独取阳明”主要指补益后天,后天应包含阳明胃和太阴脾。然脾胃有别,若是太阴虚寒,宜用温补脾阳之法;若是中气不足,宜用健脾益气举陷之法;若为脾阴亏虚,宜用甘凉养阴益脾之法;若为胃阴不足,宜用甘寒养阴润燥之法。其次,刘茂才教授认为,“治痿独取阳明”不单指补益之法,对于邪浊壅遏致痿者,虽治取中土,但应泻其有余,如阳明燥热者,治以清热下法;湿热中阻者,治以清泄湿热法。《石室秘录﹒卷三﹒长治法》“盖诸痿之证,尽属阳明胃火,胃火铄尽肾水,则骨中空虚无滋润,则不能起立矣。”治疗上主张“补水于火中,降火于水内,合胃与肾两治之,自然骨髓增添,燔热尽散,不治痿而痿自愈”,推荐用玄参、熟地、山茱萸、麦冬、白菊等药治疗,结合本患者四肢乏力、口干、纳少,阳明胃火旺,胃阴不足,肾阴亦亏,故脾胃肾同治。此外,结合多年临床经验,刘茂才教授提出“治痿主要从补气入手”,气血亏虚是肌肉萎缩、无力的直接原因,《素问﹒太阴阳明论》谈到“脾病而四肢不用”,四肢不得禀水谷气,筋骨肌肉无气以生,故治以大剂补气药为主,兼以养血益精、强筋骨,使得补气生血,气行则血旺,血可化精,精能生髓,脾健肾充,肝得滋养,则四肢不废。

返回列表
上一篇:疏风清热和络治头痛
下一篇:刘茂才教授益气活血,涤痰通络治疗中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