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英文版

媒体报道

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广东省中医院的“典范之路”

2012年10月26日阅读文章字体大小:T|T

破解“中与西”、“公与私”、“大与小”三对矛盾,探索现代中医院发展路径

 

【核心提示】

 广东省中医院是全国中医药界的一面旗帜。2006年,广东省委、省政府在中医药强省战略部署中,交给这个“老先进”一个新的艰巨任务:建设成为现代化综合性中医院的典范。

 “我们的肩上沉甸甸!”广东省中医院院长陈达灿说,所谓典范,至少有三层含义:一是医院自身要发展好,把患者服务好;二是对全国全行业产生示范性影响;三是为中医药振兴这一民族历史使命作出贡献。近年来,该院通过破解“中与西”、“公与私”、“大与小”这三对矛盾,探索了一条如何成为典范之路。

 在全国很多中医院惨淡经营、西化严重的今天,广东省中医院却以独特的中医药疗效和管理文化,再创新高:全年门诊量突破629万人次,连续十余年居全国第一;住院病人数近8万人次,手术30894台次,平均住院日11.3天,这些指标均处于全国三甲中医院之首。

 医院改革的经验得到了国务院参事调研组专家们认可,认为为破解公立医院改革难题提供了重要的经验。中央编办来医院调研后,指出“广东省中医院的改革,充满活力、充满创新,我们很震撼”。

 在世界卫生组织植物药联盟第五次年会中,该院作为中国专场参观点,得到了世界卫生组织和各国专家的高度赞扬。医院浓郁的中医特色与优势吸引了世界顶尖杂志《Nature》杂志的编辑,在来医院进行亲身体验后以“现代中医走进临床”为题图文并茂长篇报道,讲述中医药的神奇魅力。

 

   

1 “中与西”  

 坚持“姓中”,融合中西打造最佳治疗方案

 近年来,“中医院西化”成为行业趋势。“中医博士不读《黄帝内经》”、“西药来治病、中药当摆设”的现象并不罕见。坚持“姓中”传统,还是顺应“西化”潮流,是一道严酷的生存选择题,摆在广东省中医院面前。

 省中医院作出了自己的选择:中医院一定要姓“中”,病人就冲着你的中医药特色来的,不然就去西医院了。中医特色不仅不是负担,反而是立院之本,是医院的核心竞争力。

 他们大打中医“特色牌”。全国首家“治未病中心”以“中医体检”破解西医头疼的亚健康问题,“传统疗法中心”的雷火灸、砭石、腹针等绝活吸引了大量拥趸。而近几年大力推广的“三伏天天灸”,一天贴药人数从几千人攀升到六七万人,和凉茶一样成为老广的保健时尚,还成功申报广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

 针对中医“学院化”弊病、中医“青黄不接”现状,省中医院从2001年起,就跳出本省,使出“广邀全国名老中医岭南授徒”的妙招。传递岐黄薪火的努力得到回应,任继学、朱良春、干祖望、颜德馨等30多位八九十岁的“国宝级”中医大家,放下门户之见,不顾年迈千里来粤,在广州大德路的医院广场,接受广东省中医院30名中青年骨干的跪拜大礼,集体带徒。90多岁的江苏名老中医干祖望退隐20年后再度出山,当场留下“但使中医有传人,岭南裹尸亦不悔”的感人誓言。

 但在发展的过程中,“中医院要不要买大CT、该不该开ICU(重症监护室)、能不能做大手术”的问题,也一度困扰着医院决策者。

 医院党委副书记黄慧玲印象最深的例子是脑血管病。由于中医药主要在小量脑出血和中风康复方面有优势,但对中大量脑出血患者则没能力手术,只能转入附近的西医院。

 省中医院上下反思:中医院应怎样对待现代医学技术?在讨论中,一种理念逐步清晰:医院首先是要治病救人。引入现代医学的设备和技术,不是为了削弱中医特色,相反是为了更好提高中医临床疗效,在更高的技术平台上扩展特色优势领域。

 一个共识由此不断形成:中医、西医都为治病救人,只是视角不同,各有长短。如果能够把中西医优势汇聚融合,为患者提供最佳诊疗方案,岂不更好?省中医院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设想:“中西医融合,构建完美医学”。

 但业界认为:“中西医结合”从毛泽东倡导时算起已经喊了50年,在理论和科研方面却成效甚微。如此艰难,从何入手?省中医院的做法是“中医水平站在前沿,现代医学跟踪得上,管理能力匹配到位”,核心是“为患者提供最佳的诊疗方案,探索构建人类完美的医学”,着力在科研和临床两方面创新突破。

 在科研方面,“广东省中医药科学院”落户大学城分院,已经聘请了陈可冀等13名院士担任学术顾问,吸引国内外顶尖科研机构开展合作,运用基因组学、蛋白质组学、代谢组学的最新研究成果,来研究中医药的奥秘。目前已经吸引了美国威尔康辛大学、马里兰大学,澳大利亚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等科研机构。

 在“老本行”临床医疗领域,该院则想出了一个“笨办法”:开展“临床路径”研究,就是一个病种一个病种地去研究,看看某种病在哪种情况下适合用中医、哪个环节适合用西医,然后综合起来为病人提供“最佳诊疗方案”。比如脑梗塞,如果是小量梗塞、出血,就用中医药治疗;如果大面积梗塞,就得用介入、溶栓等现代医学手段,术后用中医药康复;对梗塞后遗症,病人手脚不灵便,这时候针灸、按摩就可以显身手。目前该院已经确定了200多项临床路径,还在不断研究。“我们的思路不是怎么用西医去补中医,而是千方百计地把中医的好东西挖掘出来。”副院长杨志敏说。

2 “公与私”

社会效益放在前面,追求更长远的回报

在近年推进的新医改中,公立医院如何打破市场逐利倾向,回归公益性,一直是一道全国性的难题。

但在广州,很多外地患者都有这种经历:打的士说去广东省中医院,的哥热情地说:“那个医院不收红包,服务好,出了名的!”

在广东省中医院住过院的患者都有这样的经历:出院后会收到医院寄来的一份表格,反馈对医院的意见;一旦查出有医务人员收受红包,医院不但要对其本人进行严厉处罚,甚至会扣除其所在科室全体人员的部分奖金,科室也有可能被降级。

名誉院长吕玉波说得很实在:“收一个红包,等于赶走一群病人;开一个大处方,等于失去更多处方。”

“病人可以没有广东省中医院,广东省中医院不能没有病人。”这是广东省中医院的理念,归结于对市场的“先知先觉”。上世纪80年代初,医院日子也很难熬,500多人守着300多张床位惨淡经营,工资几乎都发不出来。困境令人奋起,省中医院在1984年就提出“没有病人,没有饭吃”。正是这种对市场最朴素的自觉,使省中医院很早地把服务好病人、获得病人的认同和眷顾,作为医院的生存之本和发展基础。于是,医院形成了“病人至上,真诚关爱”的核心价值观,不断建章立制,医德医风长抓不懈。

在省中医院,医药代表不得到科室推销药品;哪种药品突然不合理增多,必须找厂家追查并马上停止供药;医生开出的药品价值不与其收入挂钩,切断医生开单与开药的利益关系;考核病人检查单的阳性率,防止滥检查现象出现。

院领导反复向医护人员强调,患者的投诉是给医院“送礼物”,要第一时间作出反应、解决问题、改善提高。种种措施,换来了患者的口口相传——“我孩子的一个小感冒,也就20多元就解决问题了。”“在这里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检查。”

吕玉波说:“当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矛盾时,我们倾向把社会效益放在前面。因为我始终相信有社会效益就有经济效益,我们追求的是更长远的回报。”

2008年甲流肆虐,医院冲锋在前,并成为第一家用纯中医药治好甲感患者的中医院。他们治好了数十例轻症和重症甲流患者,引起了各方的重视。国家将中医药防治甲流的研究任务,就委托给该院与北京地坛医院共同承担。

这几年该院联合爱心企业家、省红十字会等单位,开展救心行动,免费为1000名贫困先天性心脏病儿童手术,受到社会好评。

3“大与小”

发挥“榕树效应”,做大做强同时帮扶基层医院

近年来,公立医院的扩张话题引起争论。大医院与基层小医院应该如何共生共赢,成为医改的新课题。

广东省中医院已经发展成为一所拥有5家分院、病床总数近3000张的全国规模最大中医院。有人批评这是扩张,运营风险高。

吕玉波有自己的理解:“新医改应该抓两头,既夯实基层,又建设好大医院,才能解决疑难重症。现在优质医疗资源还是太少了。我们不是盲目扩张,而是根据医院的人才储备情况和区域卫生资源需求来发展。同时努力减少运营成本和控制管理成本。”

他举例说,上世纪90年代人们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是医院的环境却普遍显得脏乱差,1997年二沙岛分院全面竣工投入使用,被誉为“开启我国医院‘宾馆化’先河”。2002年,位于芳村的广州市慈善医院建成,委托省中医院管理;同年,珠海市中医院并入;又在大学城建立一所分院。“芳村、珠海、广州大学城,都是优质医疗资源不足,我们是做增量,解决当地群众看病难。”

大医院发展起来了,才能更好地带动基层医院。吕玉波称之为“榕树效应”,一枝独秀不是春,大树扶小树,一起巩固水土,改善行业生态,营造大中医氛围,才能枝繁叶茂,基业长青。“只有每个中医院强大了,中医药行业才是真正的强大。这是我们的责任和义务。”

近几年,广东省增城市中医院的业务收入由1000多万元增长为4000多万元;佛冈县中医院3年来,业务收入由800多万元增长到2500多万元,各专科不断发展,内科病人从以前不足50%的病位数,到现在的加床……这些变化,都是广东省中医院帮扶的成果。

目前,该院已与省内外近百家中西医院建立了协作关系,指定相应专科的副高以上职称人员到一些县级中医院挂职担任副院长进行重点帮扶,培训基层村医,深受欢迎。

 

【访谈】广东省中医院名誉院长吕玉波:

 把中医药临床疗效发挥到淋漓尽致

 南方日报:今天的广东省中医院,有了CT机,有了开颅手术,引进了一批西医,但中医药特色更加鲜明。当年,您是怎么迈过“中西合璧”这道坎的?怎样把握“中西交融”尺度,让医院始终姓“中”的?

 吕玉波:中医院要不要引进包括现代医学在内的现代科技成果,在当年,我们确实有过讨论,甚至有过争论,要下很大决心。

 我是这么想的。患者来你的医院,为的是治病,看的是疗效。医院要生存,医学要发展,最终所倚仗的,也必然是疗效。临床疗效,是中医院的立院之本,是中医药的生命之源。

 拿脑中风来打比方吧。如果患者来一个,转走一个,时间一长,人家就不来了。没有了病人,中医治脑中风的传家之宝,就连展示的机会也没有了。在引入开颅技术、血管介入技术之后,中医药在术前、术中和术后发挥了积极作用,提高了临床疗效,大大降低了致死率、致残率。中西医结合治疗脑中风以来,实现了医院、患者、中医学的“三赢”。这样的好事,何乐而不为呢?

 一个没有胸怀的医学,一个没有眼界的医学,注定是一个没有前途的医学。我们经常讲,中医的优势在于整体观、个体差异。这个观点,现代西医也在接受。反观我们,中医药的发展,也不能自我封闭,要吸收人类文明的全部成果。

 中医用CT、MR,其实就是“望闻问切”的一种延伸。吸收、引进现代技术,不等于“西化”。如果中医连现代科技都接受不了,就无法站得更高,发展更好。衡量一家中医院有没有西化,关键在于,它是不是秉承了中医的理念,是不是主要靠中医药来保证临床疗效。

 正如陈竺部长所说,中西医各有特点、各有所长,如果融合起来创造一门新的医学,造福人类,这不是更好吗?

 南方日报:您一直为中医药振兴而奋斗,备受全国医院界同行尊敬。但医院的发展过程中也伴随着各种争议、责难,是怎么走过来的?对于省中医院的未来,又有怎样的规划?

 吕玉波:这些年来,我有一个梦想,就是把中医药的临床疗效发挥到淋漓尽致,进而与现代医学融合,创造一门全新的完美医学。在这条道路上,我们挺直腰杆,有一股气在,充分听取各种不同意见,更加坚定地往前走。

 这几年,我们承办珠江论坛,努力倡导百家争鸣,把它打造成中医界的“香山论坛”。最近,国家又把中医药转化医学中心、中医药临床评价中心、治未病研究基地这三个国家级的研究中心交给我们,广东省中医研修院也即将启用,将建设成为国家中医药人才培训基地。我们想把这几件事情做好,为中医药的现代化国际化和推进医改造福基层作出新的贡献。

   

 来源:南方日报
 记者 陈枫  通讯员 胡延滨
 日期:2012年10月24日

首页|网站地图|法律申明|友情链接|招聘信息|供应商管理|名老中医学术交流|中医健康管理|中医医案管理 |知识管理|在线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