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英文版

岐黄传薪

首页 > 名医风采 > 岐黄传薪

中医应摘掉“慢郎中”帽子(图)

2012/7/17 17:11:09字号:T|T

2004年06月22日 10:37   来源: 广州日报

张学文认为中医应该“抓两头、带中间”。


本期名医 张学文
   
  广东徒弟 符文彬、孙景波
     
  文/图 记者 潘银燕 通讯员 胡延滨
  

    进入陕西中医学院教授张学文的书房,最引人注目的是桌上高高叠起的一堆信件。细细翻看,大多数是全国各地的医学院学生和病人的来信,字里行间充满着对这位名满三秦的老中医的感激和敬佩。张学文的妻子“数落”老伴退休后更加忙碌,要么一头扎到疑难病研究所,要不就是飞来飞去到全国各地讲课。
   
“中医已经是我生活中不可分离的一部分了。”张学文感叹。这位即将步入古稀之年的名老中医近几年更加清晰了自己抓“急诊”和“疑难病”两头,带动整个中医事业的思路。

  随父学医5岁识中药 

   
1935年,他出生在陕西汉中一中医世家,在父亲张致东的“命令”下,开始系统地学习中医基本知识、诊疗知识、用药方法。父亲张致东是汉中一带的名医,每天都要求张学文大声背诵医理、脉学、方剂。耳濡目染,张学文五岁认识几味中药,15岁开始攻习《内经》、《伤寒》、《温病》、《本草》、《脉经》等典籍。
   
1959年,张学文从陕西中医学校中医师资班毕业后留在了新组建的陕西中医学院。经过几十年的医疗、教学、科研,张学文在温热病、急诊、中风及脑病研究方面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理论。

  “悬壶济世,解民倒悬” 

   
作为名满三秦的老中医,张学文对经济困难的病人充满同情。在医院,经常能碰到来自农村的病人怀里揣着馍,大老远地赶来请“张医生号号脉”。张学文总是用最经济实惠的药方帮他们治病,甚至分文不取。
   
几天前,一位来自陕西礼泉的老人找到张学文看病,衣着破旧的老人家看到张医生百感交集,从怀里掏出一份已经发黄的药方。这份已经保存了整整20年的药方,寄托了老人对张学文深深的感激。二十年前,饱受心脏病折磨的老人在乡邻的建议下找张学文看病,张学文不仅治好了老汉的病,而且让囊中羞涩的老汉体面地过了费用关。
   
对学生,张学文同样充满了关爱。1997年,张学文听说陕西中医学院不少山区来的特困学生生活很清苦,经常只吃馍夹辣子,就主动将自己的国务院特殊津贴捐给两位大学生,一直到他们毕业。在张学文眼中,“中医历来倡导悬壶济世,解民倒悬。资助学生完成学业,就会给中医事业壮大一分力量。”

  观点一:

  急诊领域中医大有可为 
   
    在张学文的书房,记者细细聆听张学文讲述他近年来形成的“抓两头、带中间”的思想。张学文解释,“两头”一头是急诊,一头是指疑难病症,中间则是指普通的内科疾病。通过重点提高急诊和疑难病的诊治,提高整个中医治疗的水平。
   
“中医如果不在急诊上下功夫,就会失去古代中医文化的精髓,急诊是关系到中医发展问题的大事。”张学文一再强调,中医应摘掉“慢郎中”的帽子,而他多年的临床实践也完全证明,中医绝对可以治急症。
   
张学文说,古代的名医基本都是从急诊下手,如医圣张仲景《伤寒杂病论》中就记载了不少急诊个案,书中不少药方到现在仍在广泛用于急救治疗。现在中医之所以远离急诊领域,一方面是群众形成了中医治慢性病的观念,另一方面,由于急诊是立竿见影的活,有一定危险性,很多中医本身对此也缺乏自信。
   
早在上世纪70年代,张学文就在陕西中医学院附属医院成立了“中医急诊小组”。谈到目前制约中医急症发展的问题,张学文说,西医看急症,不用中药是正常的,而中医不用西药抢救则不正常,出了事故,难逃责任,这些问题需要有关部门制订政策予以解决。
   
张学文认为,研制中药不能完全按西药路子走,那样会失去中医辨证论治的特点和中药四气五味的优势,使疗效打折扣。因为经济效益等因素,中医许多简便有效的疗法被弃之不用,这很可惜。如对腹泻患者,一般人都认为应立即输液,补充水分,其实在临床,张学文常用糖、盐、醋、茶、葱、姜、枣煮成浓汤,让病人多喝,并配合针灸,可止呕、止痛、杀菌、补液、去毒、敛津。

  观点二:

  治疑难病不断总结经验

   
1998年退休后,张学文成立了疑难病研究所,对各种症状古怪却又查不出原因的疾病投入了大量精力研究,并据此写出了一本30万字的《疑难病症》。
   
半夜起来莫名奇妙地拍手直到精疲力尽,大夏天穿着棉袄皮靴还冻得浑身发抖,壮汉忽然变得全身无力连手指都无法动弹……5年来,张学文碰到了形形色色的疑难杂症,这些病人求治无门,痛苦得几乎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张学文根据多年的临床经验和中医知识,用独特的药方驱走了病魔。如西安一位夏天都必须穿着冬装的女病人,其丈夫多年来只能与其分居,因为住在一起,不是丈夫热坏了,就是妻子冻得不行。张学文诊断认为该女病人是肾虚后邪气趁虚而入,开了益肾活血的中药,现在女病人夏天像正常人一样穿起了漂亮的裙子。
   
张学文说,办起这个疑难病研究所,不光解决了病人就医难问题,而且他从各个病症中不断总结经验,对中医研究很有帮助。

  观点三:

  中医药应摆脱从属地位

   
“中医出生在中国,因此中国有义务、也有条件把中医中药搞好,这不仅对中国人民的健康有利,更重要的是能服务人类。”张学文很看好中医未来的前景,因为现在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天然药物、针灸疗法等副作用小,伤害少。
   
但张学文同时指出,目前全国各地的中医药单位普遍规模不够,资金所占的比例较小,如何正确对待中医药还很不理想。中医药应努力摆脱从属地位。
   
“实践中,必须按照传统的、发展的规律去发展中医药,不能用其他方法来‘套’中医药。”张学文说,中医有中医的一套理论、方法、规律,如果不按规律办事,如有一些医生硬用“现代实验”的手段来对待中医治疗,无疑极大地伤害了中医的独立性。

  人物档案
   
张学文,1935年出生于陕西汉中一医学世家,自幼跟父亲学习中医。18岁时,经当地政府考试合格后取得独立行医资格。先后于1956年、1958年考入汉中中医进修班、陕西中医进修学校(陕西中医学院前身)中医师资班学习,期满后留陕西中医学院任教。
   
任原陕西中医学院院长、教授,全国首批享受国务院津贴的专家,全国首批需要继承学术的国家级名老中医,陕西省有突出贡献的专家,北京中医药大学兼职博士生导师。

  学术成就 
   
   
张学文是全国著名中医内科学专家,在中医急症、中医脑病、温病学、疑难病、活血化瘀等诸多研究领域均有很高的学术造诣。
   
对“毒瘀交夹”、“痰瘀交夹”、“水瘀交夹”、“颅脑水瘀”等病机病理的认识颇多创新、自成体系。
   
先后出版学术专著10余部,获各级科技成果奖20余项。

  弟子眼中的大师 
   
    开朗、乐观的张老令中医学习变得轻松、愉快,他每年大约两三次来广东讲课,通常水都不喝一口一气讲到下课,讲课时始终不忘宣传中医。张老最常说的是:“中医是很好的治病方法,要学的内容很多,必须不断临证、总结、提高。”
   
张老对脑病、瘟病研究得很透,处方用药很特别。跟着张老上门诊学习多次,印象最深的却是张老的笑容。张老经常鼓励病人,对心境不佳的病人感染很强,使他们增强了战胜病魔的信心。广东省中医院针灸科主任符文彬

首页|网站地图|法律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