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英文版

岐黄传薪

首页 > 名医风采 > 岐黄传薪

“半路出家”创骨伤外敷新药

2012/7/18 8:11:56字号:T|T

2004年07月03日 09:30   来源: 广州日报

石仰山(左)演示中医伤科传统检查手法


    与许多世家出身的人不同,石仰山并非从小就开始学习中医。小时的石仰山热爱体育,梦想是当一名运动员,高中毕业后,他才遵父命开始学习中医典籍,从此踏上从医之路。从1955年到现在,石仰山已从医50周年,当年那个好动的小男孩,早已成为中医伤科领域的著名专家。在石仰山手中,有百年历史的“石氏伤科”不仅被继承了下来,而且继续发扬光大。
    文/图 记者 辛朝兴
    通讯员 胡延滨、陈海

   
父亲“爆栗子”打出学习动力

   
我国的名老中医多是世家出身,石仰山也不例外。擅长治疗骨折脱臼、内伤劳损的“石氏伤科”创始于石仰山的曾祖父———石兰亭。石兰亭是武林中人,清道光年间在无锡开设镖局,行走于太湖与山东之间。他不仅武艺高强,而且精通伤科医术,研制的伤科秘方“三色敷药”十分有名。到了光绪年间,石兰亭解散镖局,举家东迁,在上海新新街开设诊所,悬壶济世。

   
经过石仰山的祖父石晓山、父亲石筱山、叔父石幼山的不断发展,及至解放前夕,“石氏伤科”已名满沪上。但此时的石仰山却并不热衷于继承祖业,还在读高中的他酷爱体育,最大理想是当运动员。1950年,石仰山高中毕业,一心要将“石氏伤科”传承下去的石筱山决定让儿子跟随自己学医,断了报考体育院校之梦的石仰山只好乖乖地回到父亲的诊所。

   
石仰山深知,不管是内科、伤科、妇科哪一科,“十三科一理贯之”,要成为一名合格的医生,不仅要有丰富的临床经验,还要有扎实的中医理论功底,因此,他把当时的名医黄文东请来为儿子上理论课。于是,石仰山白天跟随父亲出诊、抄方,积累临床经验,晚上则在黄文东的指导下学习医学典籍。

   
从早到晚长时间的学习对好动的石仰山来说无疑是一种磨炼。一次,因为贪玩,石仰山晚上睡得比较迟,白天在抄方时打起了瞌睡,石筱山当即在儿子的脑袋上狠狠敲了一下,痛醒的石仰山看着父亲严厉的眼神,不禁羞愧难当。这一敲,不仅敲跑了石仰山的瞌睡虫,也敲出了石仰山的学习动力。他从此刻苦钻研,终成“石氏伤科”第四代传人。

   
独门药方靠瞬间灵感

   
石仰山现在也带徒弟,他也十分重视抄方这一古老的学习手段。

   
谈及其中的原因,他认为,中医的特征是辨证治疗,这与西医的“辨病治疗”有本质不同。中医将人看作是一个阴阳、气血、虚实矛盾运动的整体,在西医看来是一样的病,由于病人的病因、体质、年龄、性别等的不同,中医的用药就会有所不同。严格地说,由于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中医给每个人开的药方也都是独一无二的。因此,一名优秀的中医在开药方时,凭借的是理论与经验交融产生的瞬间灵感,过后则很难把握住。

   
徒弟在现场的抄方,不仅是记录什么人用了什么药,更重要的是体会老师的这种灵感,这才能使自己得到提高和升华。所以,石筱山、石仰山父子要求徒弟在抄方时全神贯注,不能走神,更不能打瞌睡,是很有道理的。

   
中医的辨证治疗,在西医看来,就会出现“同病异治”、“异病同治”的情况。如腰椎间盘突出,中医称为“痹症”,根据症状的不同,就分为痛痹(痛感固定)、行痹(痛感游走)、着痹(胀痛麻木)等。而根据病因的不同,石仰山则准备了四个主方进行辨证医治:风寒闭塞型的,用温经强腰汤;痰淤阻络型的,用逐痰通络汤;气滞血虚型的,用理气固腰汤;肾督亏损型的,则用益肾健腰汤。

   
根据统计,95%的腰椎间盘突出病人可以通过石仰山的保守疗法取得疗效,避免手术治疗的痛楚和副作用。

   
妙手隔海治愈三毛胸疾

   
石仰山说,“石氏伤科”有四大理论特色:气血兼顾,以气为主,以血为先;筋骨并重,内合肝肾;调治兼邪,独重痰湿;勘审虚实,施以补泻。这些特点使得“石氏伤科”在治疗内伤和陈伤劳损方面有着独特的优势。

   
1987年,石仰山接诊了一位徐姓女患者,她由于滑跌导致骶尾部挫伤三周有余,不能起坐俯仰,还伴有胸脘小腹胀痛和便秘。经诊断为12胸椎压缩性骨折,导致淤血内积,腑气不通。

   
石仰山首先采用活血化淤,通下导滞的办法,以柴胡、当归、红花等入药,外敷三色三黄膏加黑虎膏、接骨粉。继而根据病人康复的不同阶段,分别改用活血固腰和调补肝肾的药物,攻、和、补,随症变通,辨证治疗。只月余,病人便基本痊愈。

   
1989年,我国台湾著名女作家三毛不慎摔断了肋骨并刺伤了肺叶,伤痛使她难以伏案写作,她将自己的伤情写信告诉了远在上海的亲友。

   
那位上海亲友慕名找到了石仰山、奚鸿昌两位医师,他俩根据三毛的病情,拟定了中药方剂和膏方,寄给了海峡彼岸的三毛。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和休养,三毛痊愈了,这让她对祖国的伤科医学大为叹服。

   
中药剂型改革贡献巨大

   
石仰山虽然认为中西医在理论上大相径庭,但他一刻也没有放弃探索中西医结合之路。石仰山的父亲石筱山即较早将西医的X光片引入中医伤科的诊断中,而石仰山除了在中医理论和西医诊断手段结合之路上继续探索外,还为中药的剂型改革作出了重要贡献。

   
传统的中医外敷药虽然效果很好,但是用麦芽糖调的,天热时麦芽糖会发酵,弄脏衣服,还可能引起伤口发炎。

   
石仰山和堂弟石鉴玉一起,把祖上沿用百余年的“三色三黄”敷药,结合医院临床,运用日本引进的“巴布氏剂”生产流水线加工工艺,与上海市中药三厂共同开发出新一代骨伤外敷新药———石氏伤膏(现名复方紫荆膏),不仅保持了原有的疗效,而且不污染衣物,使用携带方便,且无任何副作用。

   
人物简介

   
石仰山祖籍江苏无锡,“石氏伤科”第三代传人石筱山独子。1950年高中毕业后跟随父亲和黄文东先生学习,1955年起独立开业行医。1980年,石仰山被调到上海市黄浦区中心医院。1983~1987年获三届上海市劳动模范称号,1991年起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1995年被评为上海市名中医。现为上海中医药大学兼职教授、上海市黄浦区中心医院名誉院长。

   
学术成就

   
作为“石氏伤科”第四代传人,石仰山在继承和发展祖国伤科医学方面多有贡献。自1977年起,石仰山便撰写了“石筱山医案集注”、“伤科的辨证论治”、“骨折论治”及“石氏理伤手法谈屑”等一系列论文。他主持的颈椎病、腰腿痛、骨质疏松症三大课题研究均通过市、区级科学成果鉴定,其中一项获“上海市科技进步”三等奖,两项获“黄浦区科技进步”一等奖。

   
弟子眼中的大师

   
石老如今已年过七十,仍然坚持每周两次的门诊。为了使外来的病者能看上病,他开诊时从早上8时开始一坐就坐到下午,中间也不休息,以一杯牛奶代替午餐。他在一篇文章中这样写道:“医生治病,是一项神圣的职业,来不得半点马虎。退休了,也不能放松要求。坐堂问诊,我力求做到一丝不苟、细致入微,认真对待每一个病例。”这平常的话语,说出来容易,几十年做下来了实在不易。至今,他仍然常用一句古训“老牛明知夕阳短,不待扬鞭自奋蹄”来勉励自己,无论是诊病还是带徒,都做到不遗余力,坚持实践着大医的精诚。


 
(广东省中医院骨科副主任医师苏海涛林定坤)

首页|网站地图|法律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