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英文版

岐黄传薪

首页 > 名医风采 > 岐黄传薪

临危受命 直面非典(图)

2012/7/18 8:15:45字号:T|T

来源: 广州日报

抗非功绩
  

  他是北京首位给非典病人看病的中医专家。凭着一股治病救人的责任心,勇赴抗非第一线,为非典病人诊舌察脉;今年北京非典再次出现,他又一次作为专家组成员参与了中医药治疗;当预防非典处方被人曲解,出现千人一方、万民服药的局面时,他呼吁市民不要盲目服药,告诫大家药有寒、热、温、凉,当慎重用之;而今非典阴霾散去,但他对疾病原貌状况、发展规律的思考和研究还在继续……

    晁恩祥,中华中医药学会内科肺病系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德艺双馨,名贯医学界。 

   
能与晁老对话是幸运的,这位令人敬仰的中医学界泰斗,有问必答,其温和平易、朴实无华令人感动。谈话间,经历了人生风雨的晁老仿若一位洗净铅华的智者,谈人生,谈医德,谈非典,当然最津津乐道的还是他醉心一生的中医药学术与事业。

    飞赴广州迎战非典

   
2003年1月中旬,广东省中医院呼吸科收治了几名不明原因的肺炎病人,基本症状是高烧不退、干咳、全身乏力。为了摸清病因,呼吸科邀请时任中华中医药学会中医肺病系专业学术牵头人的晁老赴广东会诊。当时,晁老正在医院出专家门诊,一接到电话欣然接受,火速飞抵广州,次日又马不停蹄地赶赴昆明会诊。

   
“为迅速获得第一手资料,到广州后我直奔病房。当时,8个病人伴有肺损伤和免疫系统疾病。通过了解病情,观察舌、脉,听诊、看X光片胸片,我意识到,该病不是一般的肺炎,发展非常迅速,很可能波及全身脏器。”晁老认为病人湿邪重,温毒热盛,建议从温病辨证,提出了清热化湿、解毒益气的治病思路。这也成了后来广东省以致全国中医药防治非典方案的基调之一。

   
晁老是北京中医界第一个给非典病人看病的中医专家。重提旧事,晁老颇还有点心有余悸:“当时就凭着一股治病救人的责任,径直冲到第一线,后来才知道非典的凶险,现在想起来还有点后怕。”

   
非典迅速引起全世界的关注,然而,在中央有关中医治疗非典方案出台之前,中医是否应介入一线治疗饱受争议。晁老认为,中医抗击非典责无旁贷:“历代曾多次有温疫流行,总结了不少治疗温疫的传统经验。明代吴又可的《温疫论》正是大疫后的杰作。广东省应用中医药治疗非典也取得了瞩目的成绩,我们不求待遇,只要能上一线就行。”

   
2003年4月至5月初,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及北京市中医管理局,几经研究修订,确立了中医治疗非典的方案。同时中医界同仁们挺身而出,深入第一线,为病人诊舌察脉,辨证施药,为抗击非典立下汗马功劳。

   
给防非典药热“降温”

   
非典期间,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向社会公布了预防非典的中医处方后,由于恐慌心理,加上有人断章取义,以为喝了中药就不患非典。于是,出现了千人一方、万民服药的情况。这时,最先站出来呼吁民众不要乱服药的恰恰是晁老。

   
晁老笑说:“当时板蓝根、金银花卖疯了,价格涨了十几倍。预防非典处方由清热解毒、透邪化湿、防气虚、保护肺部的一些药物组成,对防治非典有效,但我并不主张滥用板蓝根,它属寒性药物,吃多了会有人胃部不适。”因此,晁老多次在电视、报纸上呼吁,预防传染病不要盲目,应以隔离防护为主,还要看个人的体质和有无感染机会。重要的是做好个人卫生,没有医生的指导,不能乱服药。

   
2004年4月,北京再次发生非典,晁老又以专家组的名义,参与了中医药的治疗,进一步了解了病情,把握病情症候变化,发挥了中医药的作用。

   
而今,虽然非典阴影渐渐散去,但晁老思考和研究并未停止。“事实上我们对疾病的原貌状况、演变规律仍然缺乏了解。尚需通过认真观察和全面收集科研资料进一步分析,不必急功近利。”

   
人生回眸

   
小感冒改变人生理想

   
中学时代,在唐山二中,晁老既是三好学生,又是优秀的体育健将,曾在大学获百米跑冠军,创下校运会纪录;也曾代表唐山参加河北省运动会。本以为运动生涯会平稳展开,但在一次感冒后,他的人生道路却发生转折。那时,学校有位60多岁的语文教师,这位老师精研歧黄、仲景,医术精湛,曾悬壶唐山,后转教为医。这位老师治好了晁老的感冒,也改变了晁老的人生理想。

   
重提旧事,晁老深深折服于中医的神奇:“区区几味药就能药到病除,让我惊叹中医的功效。当时老师意味深长地说:‘中医会有前途的。’这话让我铭记在心。高考时,我毫不犹豫地在第一志愿报考了首届招生的北京中医药大学,1956年秋入读,从此走上了中医之道。”

   
寒夜出诊几乎冻僵

   
关于青年时代,晁老念念不忘的是在内蒙古20年支边的难忘岁月。在那“一把草药、两根银针”的年代,晁老带领医疗小组,于春节前深入内蒙古呼伦贝尔大草原、北大荒克山病多发区帮助乡民防治克山病。其间,他巡回医疗,救治病人,并与当地老乡建立了无比深厚的感情,深受当地乡亲的爱戴。

   
1967年大年三十晚,晁老和另一防治克山病的同伴相约去10里路外为两位老乡看病,同时看望医疗队的其他人员,谁知在行走间,天渐黑,迷了路。当时,天寒地冻,雪地难见路面,又多山路,气温达零下40℃,寒气逼人,地上积雪足有一尺来深。

   
当时已近深夜,不见月亮,但四周洁白一片,亮如白昼。晁老静下心,寻思着叉路口的方向,突见半空横过一条电线,他心中一喜:“顺着电线杆,必能找到人家。”于是,两人从雪地里找出一根树枝,顺着电线摸索着前进,一小时后,前方突现微弱亮光,走上前去,果然是一户人家,老乡问明原因,热情地提着马灯,带着他们又翻过一个雪山头,才到了医疗点。

   
一踏进门槛,晁老紧崩的神经才松弛下来,脱下皮袄,整个身子呼呼往外冒气,翻起裤角,里面却是一圈冰块。双腿冻得麻木无比,一点感觉都没有。因为是农历大年三十,老乡正等他们吃年饭呢!听说晁老被困雪地,老乡一个劲说好险好险。

   
医德淳厚

   
患者千里传书谢医恩

   
对医德,晁老论述精辟:“努力学习、观察分析、认真领悟永远是医生的责任;创新精神、逻辑思维、实事就是、法规意识都是医生必备的品质。”

   
培养高尚医德,晁老一向严于律己,甚至在仪表上都为病人着想。每天出诊前,他都打好领带,一丝不苟地穿戴整齐,因为他坚信,医生只有树立严肃、可信而不失亲切的形象,才能让病人信任自己。

   
正因为一切以病人为中心,晁老赢得了患者全心全意的信赖,前来求医问药者遍及祖国大江南北,由于曾应邀到过日本等国讲学、指导医疗,国外的患者也络绎不绝。晁老家中,来自四面八方的感谢信堆积如山,仔细品读,满纸情真意切。患者们对其救命药方惊叹不已,对其淳厚医德感激不尽。

   
对中药毒性直言不讳

   
晁老从医40余年,对中医有着深厚的感情。但他并不盲目夸大中药的效用,对中药存在的不良反应,他敢于直言、实事求是。

   
当下,个别商家出于经济效益考虑,以“纯天然、纯中药制剂,无任何毒副作用”等宣传口号误导民众。对此,晁老持否定态度:“古人云:‘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因天然药物本身的问题、炮制过程中出现的变化、服用者个体差异、是否对症等因素,均会导致中药的不良反应。中药有有毒、无毒及毒性大小之分,使用不当会造成脏器损害。”

   
目前晁老已发表不少有关中药不良反应的论文,也应邀担任《中国药物警戒》杂志的编委,致力于搜集中药不良反应,研究药物医疗器械的安全性。他认为,“中医治病有效,但不可盲目夸大,中药的不良反应应当引起重视。”

   
人物档案

   
晁恩祥,1935年出生,1956年~1962年学医,1976年3月至1977年10月参加全国中医高级研究班并毕业。从医42年。以中医内科为主,更擅长治疗呼吸系统疾病、脾胃、肝胆病等内科疾病,如哮喘、肺心病、肺纤维化、胃炎、溃疡病、肠病等;最喜欢的中医药学家:张仲景、王清任、任应秋、岳美中。最喜读的中医药著作:《黄帝内经》、《伤寒杂病论》;印象最深的中医格言:“把握阴阳”、“谨守病机”、“治本必求其本”、“八法之中百法备焉”、“勤求古训,博采众方”。

   
学术成就

   
1962年毕业于北京中医药大学,多年在病房、门诊从事医、教、研工作,1984年调入中日友好医院。曾任中医肺脾科主任兼中医大内科主任。对于肺系病、肝胆病、急症等颇有研究,且造诣较深。现任中华中医药学会理事及其内科分会、急诊分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医师协会理事、国家药品食品监督局审评专家。

   
工作40余年来,作为北京中医药大学、天津中医学院客座教授、博士生导师,培养硕士、博士研究生10余名,现带教京、粤、豫等地高徒9人。

   
曾任主编、副主编,编辑中医专著《临床中医内科学》、《今日中医内科》、《中医内科手册》、《中医急诊医学》等五部,撰写学术论文80余篇。曾获5项省部级科研成果奖,非典期间获科协“全国抗非典优秀科技工作者奖”、中华中医药学会“抗非典特殊贡献奖”。

   
弟子眼中的大师

   
晁老医术精湛、著作等身。他对中医理论见解独到、阐释精辟。深奥难懂的医理,经晁老解释后,总让人豁然开朗。虽然在学术领域里颇有建树,但他从不谈成绩和荣誉,却把经验和教训相授,对后辈很有指导性;对病人,晁老亲切而耐心,诊治疾病、望闻问切一丝不苟,亲力亲为,不会只听汇报妄下结论。

   
生活中的晁老平易近人,对中医前辈遵为师长,与他相处如沐春风……回忆往事,点点滴滴难以赘述,一句话,师从晁老,学医术,学做人,让我受益一生。(广东省中医院张忠德、韩云)

首页|网站地图|法律申明|友情链接|招聘信息|供应商管理|名老中医学术交流|中医健康管理|中医医案管理 |知识管理|在线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