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英文版

岐黄传薪

首页 > 名医风采 > 岐黄传薪

数千年中医应卓然自立(图)

2012/7/18 9:05:06字号:T|T

来源: 广州日报

 


文/图记者刘彦广 通讯员胡延滨、陈海

   题记

  见到焦树德大师,一种“敬仰”之意油然而生。焦老就如传说中的世外高人,鹤发童颜,慈眉善目。走在中日友好医院的长廊,迎面走来的护士、医生、还有警卫,都亲热地喊着“焦老”。焦老每次都停顿一下脚步,认真地向他们点头、回应。

  焦老在中医学上探索的脚步不停,思维也常新。耄耋之年,大师名就,但是他从来不固步自封,他说:“祖国医学是通过几千年来人们无数次防治疾病的医疗实践,逐步把感性认识加以集中和总结上升到理性认识而渐渐形成的。所以,我认为应“在治病中知病”,那“病”字,包含着两种意思:一是认识疾病;二是认识不足、缺陷和错误。更深入地认识了疾病,也看到了毛病,就能正确地向前发展。所以我认为“辨证论治”也必须在医疗实践中不断提高与发展。”

  在对中医学发展的促进和捍卫上,虽然年逾古稀,但是,他的声音依然高亢,他对中华中医的思考是如此深邃,不久前,他还大声疾呼:几十年来没有培养出能用中医的思路、方法看病的中医,所以,中医教育如在现在还不进行大刀阔斧地改革,再过几十年,恐怕能用老中医们那种传统的方法治病的中医就没有了。

  中医应该“卓然自立”———这是焦老的一生努力。记者真切感到那种激情依然在焦老年迈的身体中沸腾,不可抑制。

   医术医德

  从小立下济世志

  焦树德1922年5月31日出生在河北省束鹿县(现改为辛集市)双柳树村一个耕读传家的中农家庭。自幼酷爱医学,上小学时也常向当中医的外祖父学背一些中医歌诀,如“肝心脾肺肾,胆胃大小肠”,“医之始,本岐黄”等。学医救人的愿望就这样萌发了。

  1937年7月后,由于日寇侵华,学校也停办。焦老即在家乡跟随其外祖父学习中医,广泛涉猎古今医学名著,学习药物炮制,如熬膏药、轧药、炒药等,打下了深厚的中医学基础。到了1940年,为了更好地求学,他又到本市万亿粮店作帮账先生而半工半读,考入天津“中国国医函授学院”,系统学习中医,同时受新文化运动的影响,又考入天津西医专门学校(后改为新医专科学院)通过函授学习西医。1941年,他正式在家乡悬壶行医,在诊所“济生堂”内挂上了“树德为怀”的横幅,并将自己原来的名字“焦聚辉”改为“焦树德”。从那时起,精研岐黄、济世活人就成了焦老一生的追求。

  后来,为了能更好地对医学有所深造,他卷起家当,来到北京。1950年春,在北京前门内大中府与其表姐夫杨长谦先生合开了“慈德中医诊所”,由于治愈了不少疑难病人,深受群众和当地铁路工人的欢迎。1951年,焦老通过北京市卫生局举行的“高级医师考试”,积极响应政府号召,毅然关闭了收入颇丰的私人诊所,成为一名国家医务人员,进入北京市立第二医院工作。从1977年起,焦老就担任起了中央首长的医疗保健任务。1984年4月,卫生部成立北京中日友好医院,焦老奉调筹建该院中医内科。

  患者跪谢医恩

  焦老从医济世60余载,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医术精湛,疗效卓著。每逢他的出诊日,诊室周围总是被挤得水泄不通,众多全国各地、国外慕名求诊者常常是提前而至,排队等候。尽管焦老年过八旬,医院严格限号,但焦老总是能加号就加号,竭力工作,他从不询问患者的地位,不分贫富,均以仁心相待,逐一认真诊察、处方、选药,并耐心解答,为此焦老周二、周五上午出门诊时,从未按时下过班。辛勤付出换来了患者病情的缓解和痊愈,换来了患者及家属心底的微笑,更换来了他们对焦老发自肺腑的感激和赞誉。

  北京中日友好医院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闫小萍教授讲述过这样一件事:有一位河南的男性农民,年仅34岁,患了强直性脊柱炎,腰脊疼痛僵硬,生活长期不能自理,几乎成废人,由亲朋抬着来请焦老诊治。尽管焦老当日的门诊号早已挂满,但他老人家还是为这位病人加了号,由于病重不敢洗浴,病人皮肤上一层污痂,周身散发着异味,但焦老没有任何嫌弃,他仔细诊病,开药方,叮嘱服药事宜,使病人及家属当日返回家乡,节省了时间和在京的开销。

  经过数次治疗,一年以后患者病情痊愈,专程来到北京,一进诊室,就“扑通”一声跪在焦老面前,连续3次而不起,热泪盈眶地说:“是您老救了我,救了我们全家。现在我能下地干活,养活年迈多病的父母和妻小,我父母说啥也要我亲自给您老磕头。”

   他的呼声

  辨证论治也要不断发展

  “中医学不是静态的,几千年来也是不断在发展的。而发展的最重要的途径是通过临床和辨证论治。”焦老非常重视中医理论对临床的指导,特别强调辨证论治,并能采撷现代医学为我所用,力求辨证精确,立法精当,选方用药丝丝入扣。

  他提出中医理论是辨证论治的坚实基础。“辨证论治”在临床上的具体体现是“理”、“法”、“方”、“药”,其中“理”占首要地位。“理”就是运用中医理论对用四诊得来的有关材料,进行分析归纳、辨认病症,进而为立“法”、处“方”、选“药”打好基础。因此,必须深入学习和钻研中医理论,才能提高辨证论治的水平。

  他强调辨证论治也要不断提高与发展。他说:“祖国医学是通过几千年来人们无数次防治疾病的医疗实践,逐步把感性认识加以集中和总结上升到理性认识而渐渐形成的。正确地总结前人和今人的经验,才能提高祖国医学的理论水平。我个人通过多年临床实践,既体会到了祖国医学宝库有着丰富的经验和哲理深邃的医学理论,也体会到祖国医学本身还有不足和缺陷之处,同时也认识到自己学识的不足和某些错误。所以,我认为应‘在治病中知病’,那‘病’字包含着两种意思:一是认识疾病;二是认识不足、缺陷和错误。”

  他也主张有目的、有选择地吸收现代科研成果和西医学的有关内容,促进中医药学按照自身规律向前发展。对中医科研工作提出“继承前人学术,博采今人众长,突出中医特色,立足创新发扬”的研究方法。但是他坚决反对用西医的方法去改造中医。

  就在去年,虽然年已耄耋,焦老仍然对中医发展的一些根本性问题发出自己的疾呼。他尖锐地指出:几十年来,没有培养出能用中医的思路、方法看病的中医。所以,中医教育如果现在还不进行大刀阔斧地改革,再过几十年,恐怕能用老中医们那种传统的方法治病的中医就没有了。虽然挂着中医牌子的还有,但就会像一家报纸所说:“用中药的医生不少,但用中药的医生并不等于中医。”西医也用中药,他们是以“什么药治什么病”这种方式用中药,但中医不应该是这么回事。

  “硬把我们具有数千年经验的中医往只有200年经验的西医中去塞。中医和西医各有其内在的规律。但是现在,我们已经违背了中医自身固有的规律,用西医的框架来宰割中医。我们应该改,但中医已经有数千年的经验,这不能丢。”

  所以,焦老大声呼唤———中医应该“卓然自立”。

  本期名医 焦树德 广东徒弟 陈伟  何羿婷

  人物档案

  焦树德现任中日友好医院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医教授、主任医师、专家室副主任、博士学位审授委员会委员、国家科技进步奖评审会委员、何梁何利基金会科学技术奖评委会委员、卫生部药品审评委员会顾问、全国科技图书评奖委员会委员、中国中医学会顾问、中国老年学学会中医研究委员会顾问、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中国中医研究院研究生部客籍教授等。

  学术成就

  学术上强调中医理论指导临床实践,特别重视辨证论治。

  对咳嗽的辨治,反对脱离辨证论治一味地镇咳、止咳的治法,提出宣、降、清、温、补、润、收治咳七法。提出“治喘两纲六证三原则”,创拟了麻杏二三汤、麻杏苏茶汤等六个治喘效方。

  对神经衰弱中的阴虚肝旺证和妇女更年期综合征创有挹神汤,对下肢淋巴回流障碍的足胫浮肿创有足消肿汤等,且广为临床医师采用。

  主张有目的、有选择地吸收现代科研成果和西医学的有关内容,促进中医药学按照自身规律向前发展。提倡具有中医特色的创新,自己也在诊治类风湿性关节炎方面颇有心得。

  弟子眼中的大师

  “既习此业,必先要正其心,端其品,怀其仁,无贪欲”,要急病人之所急,痛病人之所痛。”焦老经常教导弟子要铭记孙思邈《千金要方·大医精诚》中的古训:“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若有疾厄来求救者,不得问其贵贱贫、富、长幼妍媸、怨亲善友、华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亲之想”。焦老不仅以“言教”,更是以高尚的品德、崇高的思想境界,一颗全心全意为患者服务的仁者之心以“身教”,激励和鞭策着弟子。广东省中医院副主任医师陈伟  何羿婷

首页|网站地图|法律申明|友情链接|招聘信息|供应商管理|名老中医学术交流|中医健康管理|中医医案管理 |知识管理|在线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