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英文版

岐黄传薪

首页 > 名医风采 > 岐黄传薪

教改要紧贴临床 师资要加紧培养

2012/7/18 9:26:16字号:T|T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马 骏



    任继学在中医学界是一位响当当的人物,他首创中医急诊学,学验俱丰,年近八旬仍博闻强识,思维敏捷。前不久记者有幸走访了素负盛名、魅力独特的任继学。
  任老的书房不大也不豪华,视野里满是书和各色收藏品,方桌上笔墨纸砚齐备,几本小册子在案头随意叠放,边角摆着夫人准备好的小盅水果,静谧的空气中似有暗香流动。每天绝大部分时间任老都在这里读书写文章处理来信,专用的毛边红线八行便笺上,任老笔墨娴熟地写下行行刚健有力的中楷。
  始终用毛笔,拒绝穿西装,表面看这似乎是一名守旧的老中医,然而实际上任老的思维非常活跃,科研项目硕果累累,现在仍在研读分子生物学、遗传学、循证医学等方面的最新专著。

  “几十年没培养出名医? 我说不能这么看”
  和许多老中医不同,任老谈起中医教育自然也有很多自己的看法,但是他没有对现状大发牢骚或是心灰意懒,相反,他能够客观地看待问题,尽其所能多做一点事,始终对后辈寄予厚望。
  有一个比较流行的观点,说中医教育几十年没有培养出名中医来,话未落地,耿直的任老已经表态:我认为不能这么看。解放后这几十年的中医教育,培养了大批实用型和科研型人才,中医队伍逐渐壮大起来。如果说没培养出名医,那把北中医的王永炎往哪写啊,上海中医药大学的严世芸、蔡淦往哪摆?任老接二连三地又举出数十位专家的名字,他说名医只能是少数,这些都是中医学院培养出来的一代名医,不论是从事临床还是教学,他们都是我们中医队伍的骨干。中医学院没培养出真正中医的说法,是不太确切的。

  教材改革要紧贴临床
  中医教学计划应该彻底改革,认认真真、老老实实的坐下来修订。课程设置上中医要占2/3以上,四部经典必须改成主干课,特别要加强古汉语的学习。
  规范教材已经出到第七版了,有人评价说“一版、二版比较正规,三、四版问题较多,五版问题挺大,六版好一些,七版有一定深广度。”教材改革已经有所进步,但是还得继续改,必须紧贴临床,教材是培养人才之本。研究生教材应该拉开档次,硕士研究生要求熟悉四部经典,博士研究生则要掌握十部经典的内容。编写教材不能操之过急,多花些时间,才能经得起临床实践的检验。
  新编教材要充分吸收一些现代科技内容,X线、显微镜、B超这些都是物理光学,应该充实到中医望诊里,扩大中医望诊的视野,“能知物理,才能晓医宗”,况且这些东西本来临床就一直在用。还有些丢弃的内容应该拾回来,比如温病学教材抛弃了原书的瘟疫内容,结果SARS爆发新一代学生没办法了。这些内容新教材中应有所补充。

  中医基础理论需要彻底“回归”
  中医基础理论教材有些不尽人意,有人把中医存在的基础说成哲学,认为中医阴阳五行、脏腑经络都是哲学,气也属于哲学范畴,任老不赞同这样归类,他说,“你天天喘气是哲学?整部《黄帝内经》、《伤寒论》都是哲学?能这样讲吗?”中医基础理论这门课程是“文革”后开设的,课程是必要的,但应该认认真真地彻底回归,这样培养的学生才能相信中医是一门科学。现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课题“中医基础理论归真”,就是要把搞得含糊不清的理论重新说清楚。
  任老举例,比如“道”,学校老师一般讲是指一切事物发展规律,学生的认识因此也不是很清楚。其实中医的“道”仅在《灵枢》、《素问》中就有250多处,如五脏之道、营气之道、气道、血道、液道,涵义是很丰富的,不单指万事万物变化的规律法则,还包涵人体生理生化之通道等要义。中医之道是一个刚柔相济之体,有开合、升降出入、代谢、信息作用。
  采访中,任老几次起身去找书查证,“我老爷子说话得有根据”。一本本略有破损明显翻阅多次的书被任老取出,他坐下来一页页翻找。他那执着专注的神情,深深印刻在记者的脑海里。

  师资队伍亟待培养
  人们常提“名中医”,“名老师”却不大提,任老说其实中医的师资队伍亟待培养,应该树立名教师的典型,让典型带动整体进步。现在有些老师一毕业就到课堂,文献基础不牢,教学内涵缺乏重点、难点、疑点讲解,照本宣科,甚至有学生反映老师念错了行回头再念。教员自己似懂非懂,教出的学生能明白吗?一个教员的知识至少要超过学生十倍,达到这样的标准才能进课堂。
  回忆当年在北京中医学院教学研究班学习时的情景,任老说当时能解答学员千奇百怪问题的只有学识渊博的任应秋教授一人,因为学员本身大多临床经验丰富,只是缺乏理论总结能力,大家把教学中积攒的问题带到那里请教,水平较高。而现在的成人教育表面看起来很热闹实则水平较差,和过去进修班相比,成人教育应该总结经验,在全国多所中医药大学应开办内经、温病、中药、内科等不同学科的师资班。先有高水平老师,才能有高水平的学生。

  师徒情深
  任老15岁拜宋景峰学习中医,学了五年,“老师不过世我还不能出师,他说我还没学成”,任老话语中带着几分幽默,当年背诵的《内经》、《伤寒论》、《本草备要》、《温病条辨》、《医宗金鉴》今天仍倒背如流,“你问现在的人有这基本功吗?”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进行了三批名老中医带徒,现在又开展优秀中医临床人才研修项目,任老强调要做好调查研究,各省认真执行不能流于形式。前些时候在北京研修项目培训班上,任老亲自讲了两天课,他说中医好多东西在临床都很有价值,比如一个桂枝汤,治疗老年型感冒、过敏性疾病效果特别好,可是有些人以为没用束之高阁,“中医丢的东西太多”。
  聊以自慰的是,任老带的徒弟很多都成了有用之才,比如广东省中医院的蔡业峰、黄燕,他们经常把疑难病人的资料传真过来,任老咂摸咂摸,然后用毛笔一笔一画地写回信,包括病理、处方、医理,再传真过去,虽然费些时间,但他说培养这些学生是有价值的。
  任老常会为自己的爱徒买一些有价值的书,读这些书是不能偷懒的,因为过后他还会检查提问。如邓铁涛所说“学我、像我、超过我”,任老希望自己诚心诚意带出来的学生,都能够诚心诚意地学习中医。然而对于不走中医之道的学生任老也毫不留情,“我培养的学生有1/10是蠢材,还有1/10是废材,”语气严厉带有一丝嘲弄。正因如此吧,任老的学生如今大多成了学艺精深的栋梁,他们把师傅倾情中医的火种继续撒向大江南北。B21

  人物档案
  任继学,1926年生于吉林省扶余县,拜名医宋景峰为师学习中医,打下了扎实的基本功。1954年以后赴吉林省中医进修学校、北京中医学院全国教学研究班学习,一直在长春中医学院从事中医内科的教学、临床、科研及管理等工作,是中医急症学的开拓者。现任吉林省终身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中医药学会第四届终身理事,“白求恩奖章”获得者,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学术思想与成果
  目前临床常见病多为“伏邪”所致,如虚损性肾衰、中风病复中等,提出脏器脏真病机、临床权变法等理论;提出脾心痛、急性胆胀、肾风等17种新的病证证治体系;提出急性脑出血治法以破血行瘀、泄热醒神为主、急性心梗从痈论治等观点。在治疗疑难病方面总结出鲤鱼汤治疗肾病综合征、肝硬化腹水、心包络积液;温补肾阳治疗顽固性高血压病、泡脚外治法降压;益肾养心通络法治疗心肌炎;肾风病从咽论治;通达募原法治疗时疫肺热病(非典型肺炎);清燥养阴活血汤治疗干燥综合征等。
  “破血化瘀、泄热醒神、化痰开窍法治疗出血性中风的临床与实验研究”获科技部科技进步三等奖、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科技进步一等奖;“中医药治疗出血性中风的临床研究”获科技部“八五”科技攻关重大科技成果证书;“清开灵注射液治疗中风病痰热证的临床与实验研究”获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澳泰乐、肺宁冲剂获吉林省科技进步二、三等奖。主编的《中国名老中医经验集萃》获北京市优秀图书三等奖;《十部医经类编》获国家教育部二等奖、中华中医药学会科学技术二等奖;发表学术论文百余篇,主编著作5部,专著2部。
  
  人生感悟
  岐黄学术有遗篇,少壮功夫老始成。课堂授给知识浅,要知此术必临床。学深终有限,德高价无穷。术传后人,济世活人。 B21


“学我,像我,超过我”——跟师任继学体会

广东省中医院  黄  燕  蔡业峰

  业师任继学教授博闻强记、禀学渊深为同道仰慕,他的人格魅力、精纯医术,尤其是对中医事业的执著更令人敬仰,我们有幸跟师学业,获益良多。
  从拜师的第一天起,任老就教导我们:跟师不能仅仅抄抄方,不能只学会看跟师时见过的病,最重要的是学会临证思维,一定要“学我,像我,超过我”。在中医学界,业师有“活字典”之称,他认为只有融古贯今、溯本求源才能发展中医;反复强调中医学不是古董,而是实用的科学,只有切实解决病人的疾苦,才是中医学发展的根本。如何才能解决病人的疾苦?任老教导我们必须学会勤读、泛读、精读古今医书,博采众家之长,才能触类旁通,拓宽临证思路,提高临床疗效。业师认为经典是中医这门学问的基础,要学好中医,首先必须重视经典。比如张仲景的《伤寒论》,任老认为这是一部中医史上承前启后的巨著,是几乎所有成名医家共同推崇的一部重要的典籍,它不仅仅是一部论述外感疾病的书籍,更是一部论述疑难杂病的专著。他亲自指导我们阅读,教我们怎样思考,要求我们写出读书笔记,并认真批改。虽然广州与长春远隔千里,我们不能时常伺诊任老左右,但临证中每碰到疑难问题,我们随时通过电话和传真请教任老,他会不厌其烦地教我们查阅哪一本书,在哪一段文字上寻找答案;只要任老在家,不管何时收到传真,他总会在半小时内回复。在任老的指导下,我们在古籍和临证中游戈,逐步掌握了学习方法,运用于临床,医术不断提高。例如任老善用《伤寒论》中白通加猪胆汁汤治疗心功能衰竭,我们在临床中也将此法用于治疗中风合并顽固性心衰,同样取得好的效疗。
  跟师任老,我们“鱼渔”双收,在江河中渔鱼已经游刃有余,但任老要求我们要修炼到大海中捕鱼的本领。中风是我院脑病专科主攻方向之一,我们在总结以往病例中发现,出血中风急性期火热之象明显,以阳类证居多;缺血中风以阴类证为多,火热之象不明显,缺血和出血中风证候为何有此规律?目前业界普遍认为痰瘀是中风病机之根本,但中风之发生为何有出血、缺血之别?如何解释这种现象,我们苦思冥想,最终归依于任老的思维方法———从古籍中探求答案。我们通过博览古籍文献,创造性地提出中风根本病机为“升降枢轴失调”导致“脑中血海失常”。“肾命—脾胃—肝—脑”轴调节气机升降和脑中血海的正常运行。诸病因致此轴失调,肾中真水不足,水火失衡,影响中气升降,胃降不及而脾升相对太过,进而导致肝之疏泄失常,升发太过,扰动脑中血海,血流薄疾,气血逆乱,风火升动莫制,“满脉去形”,形成出血中风;或肾中真阳不足,命火蒸腾无力,脾气不升,肝气疏泄不及,脑中血海调节无权,脉络行血缓滞,凝而为瘀,发为缺血中风。故出血中风多火热、阴虚,而缺血中风气虚者相对较多。对中风病机理论认识的突破使我们有了在中医海洋中搏击的信心。在任老的指导下,在刘茂才教授、黄培新教授的带领下,广东省中医院脑病专科已经扬帆起航,通过连续主持国家“九五”、“十五”研究项目,我们已涉入中风理论和临床研究的深海,逐步形成了中医特色鲜明、主攻方向明确、人才梯队合理、整体实力强大的中医脑病专科舰队。
  任老已年逾古稀,他常说“有生之年,活一天,就要为人民健康服务一天,就要培养中医人才一天,就要指导青年中医生走正路一天。”任老身体力行,时时促动着我们对中医事业的不断追求与创新。“学我,像我,超过我”是任老给我们的要求与鞭策,一直作为我们不断探索中医的动力与决心。作为任老的两个徒弟,一个身为中华中医药学会内科脑病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现任神经内科主任、博士生导师、教授;另一个成为硕士生导师、副教授,培养更年青一代学习继承中医事业,任老的言行就是我们行动的航标。 B21

首页|网站地图|法律申明|友情链接|招聘信息|供应商管理|名老中医学术交流|中医健康管理|中医医案管理 |知识管理|在线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