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英文版

岐黄传薪

首页 > 名医风采 > 岐黄传薪

活泼泼的中医 赤诚诚的心

2012/7/18 9:33:43字号:T|T

中国中医药报    马  骏

  见过焦老的人定会终身难忘吧。白眉入鬓,鹤发亮泽,脸颊红润,宛如从哪幅古画里走出的老神仙。他的声音浑厚深沉,似有某种魔力,令你不由自主地跟随他的情绪,感受那儒雅率真、心系疾苦的赤子情怀。

  仁:对人民朴素的忠诚
  焦老自幼酷爱中医,16岁跟随外祖父学习中医尽得家传,19岁即悬壶济世,设济生堂于河北辛集。时值抗日,年轻的焦先生曾给八路军38团团长刁志真治愈腿痛,也曾在地下党的安排下勇上碉堡给日伪军队长诊病以刺探敌情。提起上街游行、周旋敌兵的峥嵘岁月,焦老的语调变得年轻。
  农村出生的他对农民始终怀有深切的感情,这名老共产党员经常琢磨中医怎么能更好地服务农村。焦老说,现在农民常卖掉家里仅有的猪羊,攒几百块钱来城里看病,可几张化验单下来,没出结果钱就花光了。“人啊,要讲立场,中医扎根在农村,要有贫下中农的感情”,说到激动处,他身子前倾,用颤抖的手指戳点着记者手中的采访本,传递着对农民火一样的忠诚。
      焦老讲,中医是救人济世的仁心仁术,不是用来赚钱的,改名“树德”以自勉。看病从不问贫富贵贱,常立起沉疴,因此难以计数的患者对焦老是发自肺腑的感恩;因此在全国几十万中医学子心中,焦老以医道精湛、琴心剑胆的大医风范成为为数不多的真正的令后辈们高山仰止的大家。

  法:中医是活泼泼的东西
  出版社欲再版焦老的《用药心得十讲》,曾打算补充一张表明中药性味主治的表格,焦老坚决反对。他说学中医绝不能贪简单记这些表,“中医就是个活泼泼的医学,变成死板板的东西,那就完了”,边说他边用双手环绕自己的头划圆圈,“东西都在这脑子里,用哪个临时再组合,画表格不是中医”。中医是非常灵活的医疗艺术,不是医疗技术。
  活泼泼的中医在焦老手中运用自如。数十年前北京中医学院原院长黄陞仁先生得了咳嗽,前后请中医换了七八张方子都无效,焦老得知后,3付汤药几近痊愈。再去黄家诊病,黄老急切地问,“那些方子都是化痰止咳药但就是不见效,你的方子好多药都和化痰止咳不相干却把病治好了,这是怎么回事?”来此之前焦老对病情好转早已成竹在胸,料到会作此番提问,此时他缓缓地把自己的文章《治咳七法》拿了出来,“中医是理法方药一体,仅知方药,不懂理法怎能治好病呢?治咳不能一味镇咳止咳,还有宣、降、清、温、补、润、收多法啊。”如此灵活圆通、妙手回春之事举不胜举。

  意:学中医必须懂中国文化
  82岁的焦老能流利背诵古文二三百篇,古诗上千首,作诗奏乐样样精通。他说,过去的中医都学四书五经,懂得琴、棋、书、画。中医是中国文化的组成部分,只有理解了中国文化,才能理解中医。“春眠不觉晓”之所以好听,就是因为阴阳平仄,中医心肝脾肺肾讲的也是阴阳协调。《黄帝内经》是中国人民的一大智慧,它用天文、地理、音乐、数学等来举例说明人体变化。“宫—商—角—徵—羽—”,焦老大声地拖长声音变换口型示范,“你看,心肝脾肺肾都不同,肾就是羽——”,焦老拉长声调重重的发着“吁”音,期盼别人如他一样体味出个中真意。
  业余时间焦老喜欢拉拉京胡,学弹古琴,他认为中医如同音乐,和音符的变化一样,人体的生命现象处在一种动变制化的过程之中,中医治病就是调整这种平衡。他说京剧有它的手、眼、身、法、步;武术有它的闪、展、腾、拿、挪固定的程式,改了就成了四不像。中医也不能随便改,简单地把中医西医捆在一起,容易出问题。

  心:在历史中神奇交汇
  老人家对中医的信心的确深入骨髓。焦老说中医临床是不需要西医辅助检查的,看病只要凭望闻问切。兴之所致,焦老抑扬顿挫的背起“扁鹊见蔡桓公”,诵完一遍他又用现代白话绘声绘色地作以讲解,曾经熟知的情节如今从这位笑微微的老人口中缓缓流淌,历史穿越时空仿佛把几辈人奇妙地联系在一起。故事听完了,记者问:“您信吗”?“这肯定不是传说”,他长长地叹了口气,“现在的人信都不信,甭说学了。古代望闻问切确实高明,如今只会看看舌头。我们这代人对中医真谛也不过只知皮毛罢了。”
  早年焦老在中医学院讲课时,常有学生课下找他看病,焦老定会借此增强他们的学习热情。至今焦老仍清晰地记得有个叫马明良的实习学生,他叔叔患了青光眼,汽车站牌都看不清,焦老说你请他过来,结果吃了两周中药,这位叔叔真能看清站牌了。“当老师的就得有这么两下子,”焦老自豪地说。“现在中医师水平为什么差别这么大?就是因为有些人没亲眼见过中医的高明,信心不足。”为师首先就得让学生服气,对中医建立起信心。

  教:那令人难忘的感伤
  焦老认为中医教育应当反思,基础教学有四大经典足矣,现在的中药学、诊断学、方剂学是在套用西医模式,推崇西方的这种倾向可以叫作“欧洲中心论”,这个问题不解决,中医永远翻不了身。他的意见是恢复使用1958年创建中医学院时的教学计划,落实当年课程,前2年学扎实中医经典,后3年都是真正的中医临床。
  “‘师带徒’,目前最大的问题是好师傅太少,我们这辈人走了,能用传统的中医理法治好病的中医就没了。没了。”焦老说着,手向身后一挥,脸上挂着令人难望的感伤。B21

  人物档案
  焦树德,1922年5月生,河北省辛集市人。1941年在原籍设济生堂开业行医,1950年悬壶于北京城,1951年冬任北京市立第二医院内科医师。1955年到“西学中班”学习近三年,1958年秋,到北京中医学院工作共27年。1984年春,奉调到中日友好医院任中医内科副主任。现任中日友好医院学术委员会委员、专家室副主任、中医教授、主任医师、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华全国中医药学会学术顾问等几十项职务。

  学术思想与成果
  学术上宗古不泥古,临证颇多创新:对具有关节变形、骨质受损、肢体僵屈的痹病,创议“尪痹”新病名,并提出诊治方药;创有表格式脉象标记录法,不用标明寸、关、尺和左、右手,即可了解患者六部脉象的特征;对哮喘治疗,创拟麻杏二三汤、麻杏苏茶汤等系列方药;结合具体实践提出六诊、十纲,即在望闻问切四诊上增加检、验二诊,在寒热表里虚实八纲上增加病、征二纲。
  1983年创制了“尪痹冲剂”获国优产品奖,1990年指导中日友好医院“七五”攻关课题“中医诊治类风湿性关节炎的机理和临床观察”,研究了尪痹复康I、II号,治尪痹第三代新药获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科技进步奖。主要著作《用药心得十讲》和《从病例谈辨证论治》二书,均获人民卫生出版社“优秀作品奖”。《焦树德临床经验辑要》获1999年国家科技图书三等奖。

  人生感悟
  自勉三十二字诀:继承传统  博采众长  突出特色  创新发扬  发惶古义  融会新知  与时俱进  扬中撷西 B21


树德为怀  高山仰止

陈 伟 何弈婷

  2000年的金秋十月,“全国名老中医药专家临床经验高级讲习班”在广州召开,许多名老中医专家汇集羊城,不顾年事已高,愿意通过师带徒的方式,把几十年的学术经验和临床心得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中青年中医。医院选拔了30位中青年业务骨干拜师学艺,我们的师傅是北京中日友好医院的焦树德教授。从前拜读过焦师的《从病例谈辨证论治》、《方剂心得十讲》、《焦树德临床经验辑要》等著作,使我们了解焦师是一位医德高尚、医术精湛和学术造诣深厚的中医药学大家。求学甚幸,有机会正式拜师成为焦师的学术继承人,当时激动兴奋的心情是难以言表的。
  在从师跟诊的过程中,焦师不辞辛苦,不厌其烦,言传亲授,解难释疑,临证指迷,使我们不仅对焦师的学术思想和临床经验有了较深入的理解和认识,而且对恩师的崇高医德更加钦佩。焦师经常教导我们要铭记孙思邈《千金要方·大医精诚》中的古训:“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若有疾厄来求救者,不得问其贵贱贫富、长幼妍媸、怨亲善友、华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亲之想”。时常告诫:“既习此业,必先要正其心,端其品,怀其仁,无贪欲”,要急病人之所急,痛病人之所痛。
  焦师不仅以“言教”,更是以高尚的品德、崇高的思想境界,一颗全心全意为患者服务的仁者之心以“身教”,激励和鞭策着我们。焦师从医济世60余载,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医术精湛,疗效卓著。前来求医于焦师的患者络绎不绝,每逢他的出诊日,诊室周围总是被挤得水泄不通,众多全国各地、国外慕名求诊者常常是提前而至,排队等候。尽管焦师年过八旬,医院严格限号,但焦师总是能给加号则加,能给诊治的竭力去诊治,他从不询问患者的地位,不分贫富,均以仁心相待,逐一认真诊察、处方、选药,并耐心解答,为此焦师周二、周五上午出门诊时,从未按时下过班。老师的辛勤付出换来了患者病情的缓解和痊愈,换来了患者及家属心底的微笑,更换来了他们对老师发自肺腑的感激和赞誉。
  焦师非常重视中医理论对临床的指导,特别强调辨证论治,并能采撷现代医学为我所用。他知识渊博,所治甚广,尤擅诊治中医内科疑难重病,西医诊断不明,治疗乏效的疾病,经过焦师缜密辨证,精心处方用药,也往往是应手而效,妙手回春。有一位东北患者,患风湿性关节炎,辗转几个大城市、多家大医院检查治疗毫无疗效,最后慕名求治于焦师。焦师诊其脉沉弦,左大于右,辨证为肝火上炎,水不涵木之证,处以自拟的经验效方挹神汤加减以平肝潜阳,益肾泻火,服药20余剂而怪病痊愈。因为此病已折磨他近30年,所以对焦师万分感激,并赠送“妙手回春”锦旗一面,上面写着“卅载怪病一月除”的赞美诗句。悬壶济世60余年,焦师不知治愈了多少疑难杂病,使无数患者重获新生!
  焦师不仅是名医,又是严师。他深知培养一个合格的中医人才,必须要学生具备扎实的基本功。因此,在学习上他从来都是严格要求,一丝不苟,不但为我们制订了周密的学习计划和进度,而且经常督促、指导和检查。更令人感动的是,焦师对待学生如同子女,关怀备至,体贴入微,无论何时去北京跟师,师傅和师母总是嘘寒问暖,问我们生活上有什么困难,每次临返广州前,焦师和师母都要来送行,并且千嘱咐,万叮咛。三年的跟师学习转瞬即逝,我们对焦师灵活运用中医辨证论治的理论,恪守中医的传统和特色诊治疾病,深有体会,个人的临床诊疗水平也有了明显的提高,临床上根据焦师传授的经验,用于患者的治疗,每每灵验,对焦师的高超医技也更加钦佩。
  学生无以为报,只有永远将恩师的谆谆教诲作为座右铭,加倍努力,继承恩师的高尚医德,精湛医术,将自己的聪明才智贡献给中医事业,争取早日成为恩师等老一辈中医学家期望的21世纪合格的中医药人才,为继承发扬中医学而奋斗终身。

首页|网站地图|法律申明|友情链接|招聘信息|供应商管理|名老中医学术交流|中医健康管理|中医医案管理 |知识管理|在线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