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英文版

岐黄传薪

首页 > 名医风采 > 岐黄传薪

苦读 实践 创新

2012/7/18 9:45:56字号:T|T

中国中医药报记者  周  颖

  有着一双为患者治疗骨病的神手,还有一颗爱国为民的赤诚之心,这就是北京罗有明中医骨伤医院副院长罗金官教授。提起中医教育的话题,他在感叹、忧虑的同时,坚定地表示,要在有生之年,尽心尽力培养后继人才,进一步发扬光大中医正骨医术,让全国和全世界人民受益。

  不是中医不行,而是有些中医人才不行
  罗金官说,中医药的临床实践,验证了这门医学是科学的。不是中医不行,而是有些中医人才不行。凡是古代名医,从医的志向总是与百姓疾苦、社会的需要紧密结合在一起,从而产生一种强大的动力,驱使他们为之奋斗。他们学医不论是拜师求友,还是闭门苦读,不论是刻苦钻研,还是勤于实践,都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正是由于他们勤求古训,博采众方,日积月累,注重临床,为成为百姓心中的名医打下了深厚的基础。
  他举例说,人称双桥老太太的罗有明大师从小就跟随其祖母摸骨头,找感觉,听声音,看反应,16岁独立行医至今,是当今行医时间最长,治愈病人最多的大夫,有“神医圣手”之称。无论病人伤在何处,伤轻伤重,她用手轻轻触摸,观察患者表情变化,感受受伤部位寒热程度,而进行综合分析判断,不用看X光片,就可以分辨出骨断、骨碎、骨裂、脱臼、错缝或软组织挫伤等种种情况,同时还能诊断出骨质增生、钝厚、变硬、萎缩等状况。她以“推、拿、按、捏”和“稳、准、轻、快”的特点,使病人轻松治疗,快速康复。罗有明的高超医术,受到周恩来总理、李先念主席等国家领导人的称赞。
  他说,会看病的救了人,不会看病的害了人。其原因是耽误了病人最佳治疗时机,致使病人残废或死亡,不仅给个人、家庭、社会带来了严重损失,还玷污了中医的崇高声誉。目前有些学中医的人,胸无大志,学习知识浅尝辄止,又懒于实践,怎能掌握中医的真谛?他忠告年轻一代,中医药学博大精深,只要用心去钻研医术,吸收前人的各种论点和治疗方法,并在临床实践中加以验证,不断创新,都会有所收益的。

  坚持中医姓“中”,重视师承家传方法
  在采访中,罗金官反复强调,中医首先姓“中”,这是发展中医药的方向。不按中医的理论和方法,教出的学生自觉不自觉就成了西医的俘虏,失去了中医药的传统,中医药学就不姓“中”了。脱离辨证施治理论指导的中医药,也就不是完整的中医药,不是原汁原味的中医药。
  几十年来,西医改造中医的做法,对年轻人影响很大。从事中医骨伤的大夫,以开刀治疗骨伤为能事。不开刀、痛苦少、见效快、收费低的传统正骨反而不予重视,弃之不用。
  其实,传统的中医正骨是我国医学宝库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一套关于人体骨骼关节及软组织肌筋损伤的“外因内在学”。我国古人在没有吸收西医术之前,中医正骨就对人体骨损伤疾病的治疗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师从百岁老人罗有明的罗金官,对师承家传学习正骨有深刻的体会。他认为,古代每个时期,都有一批杰出的名医产生。那时既无大学,又无医院,这些名医是怎样成长的?学术重于衣钵,治疗积于经验。他跟随罗有明姑姑多年,一起出诊,观察各种骨伤病人,其中心法秘诀,非口授不明,穴位要术,非指点莫悟。正是在罗有明的点拨教导之下,加上自己的勤奋好学,不断实践,终于掌握了罗氏正骨秘诀,并有创造性发展。
  中医讲究真传,重视师承家传的方法,可以使学有根底,术业日有长进。他在广东省中医院带了两个徒弟许树柴和刘军,一个是博士后,一个是博士生导师。他俩有理论,有能力,又谦虚好学,在罗金官的指导下,他们进步很快。罗金官说,培养徒弟,一定要看准人才,并通过信件、传真、电话、面授、讲座、会诊等各种渠道传授知识,使其在实践中掌握理论和技术,确实解决病人的实际问题。

  扶持不能停留在口头上,要落实在行动中
  在北京东郊的一排平房中,记者找到这所有名的中医骨伤医院,与宽敞而富丽堂皇的大医院相比,确实简陋、寒酸。罗金官说,因为有些部门的不重视,不支持,这所专科医院20年没有发展变化。他为此感到担心和痛心。担心的是,随着老中医的先后离世,正宗的传统医学也将随之失去;痛心的是,发扬光大中医药事业已经喊了几十年,源于本土的传统医学落后于从欧美引进的西医学,不论从基础设施、学科建设,还是人才培养等方面,中医都没有西医发展得快。他发出的“为什么干中医这么难”的感叹,令人深思,发人深省。
  中医药事业的发展需要社会各界的支持,特别需要政府机关和有关管理部门的重视与扶持。他分析,关键是思想认识问题。虽然国家三令五申,抢救和继承名老中医药的学术经验,也采取不少措施,但具体到基层,有些部门、人员仍重视不够,人员配备有限,投入资金少,以致中医西化严重、按照西医模式改造中医的状况依然存在。中医药要发展,关键一条是扶持不能停留在口头上,而要落实在行动中。
  如果政府支持,他打算,在中医骨伤医院的基础上,办一所中医骨伤临床学院,培养大批临床实用人才,切实为老百姓解除病痛,将罗氏正骨的传统方法一代一代传下去,并进一步发扬光大。但愿他的理想能够尽快变成现实。B21

  人物档案
  罗金官,1936年出生于河南,现任北京罗有明中医骨伤医院副院长、全国第三批名老中医学术经验继承指导老师,广州中医药大学、广东省中医院特聘教授。在50多年的临床实践中,他根据罗氏正骨秘诀,注重中西医结合、经验和理论的结合,摸索出一套治疗各种骨折、骨病和软组织损伤的方法。

  学术思想与成果
  提出“顺行者气血通,逆行者气血阻”;“骨当正,筋当顺,瘀血散,气血通,正骨理筋手法灵,手到病除见奇功”;“借病人之力,用病人之实”论点。
  研制开发“罗氏续断接骨丸”。著有《罗氏正骨心法秘诀》、《罗氏中医骨伤秘集》。
       
  人生感悟
  善结仁义,广交朋友。
  一切为中医正骨事业。 B21


跟师随诊悟新知

许树柴  刘  军

  在跟随罗金官老师学习的过程中,我们深深体会到罗氏伤科触诊法的准确、可操作,并兼有手法治疗的特点。罗老经常手把手教我们典型病例的中医触诊手下的感觉。这是一种完全不同于现代医学的触诊。要是没有罗老的指导,很难延伸我们的诊断思路与触角。老师的医术和德行,令人敬佩。
  罗老认为,在治疗方法制定之前,必须对其病史、受伤机制有清楚的认识,从而做出精确的诊断,并制定正确的治疗方案。在诊断上,罗氏伤科经验除了重视了解病史、受伤经过外,还特别重视触诊在诊断骨伤疾病中的作用。随着现代医学的发展,各种先进的检查手段不断涌现,对早期精确诊断疾病作出了极其重要的贡献。但现代医学的先进检查手段,也有它们的局限,对于许多软组织损伤及微小骨关节错缝的诊断仍显得力不从心,如果完全依赖先进的检查手段而忽视基本的临床检查,势必导致误诊漏诊。所以,扎实的临床检查基本功,仍应得到充分的重视。
  一男性患者,2000年9月弯腰搬重物时扭伤腰部,致右侧腰部疼痛,在当地医院作腰椎CT报告:腰4/5椎间盘轻度向右后侧突出,予内服消炎止痛药、理疗、骨盆牵引等治疗,未见好转。同年10月,行右侧殿部肌注骨宁注射液治疗,当即觉右臀部疼痛加重,右下肢发麻,右足背伸乏力,此后一个月内,右臀部逐渐出现一条索状硬块,右足下垂。2001年7月来我院诊治,罗老诊为右坐骨神经注射性损伤、右梨状肌损伤。辨证为“痰浊瘀阻,经脉不通”。治疗以手法为主,配合中药薰洗。手法治疗完毕,患者觉右臀部酸痛明显减轻,右足即可背伸20°,肌力恢复到Ⅲ级,行走轻松,跛行明显改善,疗效立竿见影。按同样方法治疗一个疗程(5次,每周2次),同时每天用中药薰洗2次,两月后复查,右臀部疼痛消失。足背伸肌力4级,无跛行。
  对于这种病,西医给予神经营养药及止痛药等。我们许多医生也认为此病治疗效果不好,也不去深究。罗老告诉我们,骨科医生有时就是靠用手来吃饭的。有些东西是我们看不到的,但是用手摸得到。只有望、触、叩、听相结合,才能正确诊疗。
  罗老经常教我们罗氏伤科特有的“八字触诊法”,开始我们有些疑惑,通过一个个病例,我们有了深刻体会。香港摄影家吴先生患腰骶部疼痛,不能久坐久站,遍求诸医。CT显示为轻度椎间盘突出,用牵引理疗等方法治疗,反而加重。罗老到广州指导教学时给其诊治。罗老认为,患者肥胖多痰,腰部肌肉劳损,痰瘀互结而成腰部之“徵结”造成疼痛而成腰痹,为骶髂部脂肪疝(西医无此病名)。查舌暗、脉弦主瘀;舌淡,苔白稍腻,脉滑为有“痰”之征。他确定本病病位在腰、臀部,病机为痰瘀阻络,病性为实。治宜活血化瘀,化痰通络止痛。他先以手法治之,后用熏洗法。5天后,患者腰臀部疼痛减轻,夜间能安睡,舌暗,苔白,脉弦。罗师仍重复上次腰臀部手法按摩,仍予外用方煎煮后外敷局部,又过4天后病人腰臀部疼痛消失,临床痊愈。
  罗老告诫我们,要有一颗“仁者心”。医疗上也应该有些我们老祖宗的“中庸之道”,这样才不会在治疗上出现“不及”或“过度”。
  有一些医生,患有“器械依赖症”,不注重查体,完全依赖器械检查而轻率地诊断和治疗,反而加重病人的病症。有的病人被发现有腰椎间盘突出、腰椎不稳后,医生就轻率地给病人做手术,结果效果并不好。这关键是没有严格掌握手术适应症,对有些腰痛患者,手术治疗可以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如由于髓核脱出、腰椎不稳、椎管狭窄、腰椎滑脱等伴有解剖学改变的腰痛。但还有一些腰痛是与肌肉韧带的损伤、神经根周围的炎症反应及椎管内部的血液动力学变化等有关,这些问题并不是通过手术能解决的。因此,正规的、科学的保守治疗是腰痛治疗的重要部分,而这一点常常被骨科医师所忽视。有针对性的保守治疗,如止痛剂、按摩、牵引、理疗、手法治疗、药物局部注射等,在相当数量的腰痛患者中是行之有效的。在罗老师的谆谆教教诲下,我们采用一些手法进行治疗,使许多受伤民工少花钱,不花钱,得到了最大限度的救护。B21

首页|网站地图|法律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