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英文版

岐黄传薪

首页 > 名医风采 > 岐黄传薪

他奠定了现代中医理论基石(图)

2012/7/18 9:47:46字号:T|T

2004年05月27日 10:49   来源: 广州日报


 

    1987年的一段话

  背景:1987年,陆广莘作为首批专家之一奉命赴坦桑尼亚帮助该国进行防治艾滋病。

  首日会谈中,坦桑尼亚的专家提问:“中国有艾滋么?你们见过艾滋么?你们做过中药抗艾滋病病毒的实验么?”

  陆广莘:“我们还没见过艾滋,不过,我相信艾滋病是可以战胜的。”

  陆老此言一出,全场专家哗然。这个老中医胆子太大,没见过艾滋也敢口吐狂言?而陆老的信心正是源于对中医的自信:“当时,在肯尼亚有个红灯区,这个区的妇女鲜有感染艾滋病的,这说明人体能够产生对艾滋自身的抵御能力,关键是要把这种能力调动起来。”

  “带病生存”的治疗艾滋病的办法,可能是老中医手里最早实施的。不仅如此,这个在那些发达国家的西医专家眼中“高傲的中国人”陆广莘,率众在当地开了中医门诊。

  纵观陆老半个世纪的学医生涯,少年时,弃机械改学中医,青年时,会诊疑难病症独挑西医众高手,花甲时远渡非洲救艾滋患者于水火,一辈子为中华医学鼓与呼……这位杏林奇人接受本报专访时,回顾了他背负了以西医为标准强行“校正”中医的磨难、发扬中华医学的曲折之路。

  文/图记者程雪超 通讯员胡延滨、陈海    

         


陆广莘(右)在广东省中医院的弟子黄学阳到北京向他请教。

  本期名医 陆广莘

  广东徒弟 谭志健 黄学阳

  人物档案

  陆广莘是中国中医研究院资深研究员,基础理论研究所专家咨询委员会主任。曾主持“肝血风瘀”和“脾津痰湿”“七五”攻关课题,获部级成果奖,八届全国政协委员。

  学术成就

  陆广莘教授强调中医理论研究要坚持中医的唯实论。

  认为中医诊断和治疗的基础科学问题有:从粗守形到上守神的诊断观和疗效观;发现和发展人的生生之气自我健康能力和自我痊愈能力;识别利害毒药;聚毒药以供医事;方技者皆生生之具;辨证论治的生生之道。

  弟子眼中的大师

  “发黑眉寿,仰之蔼蔼然谆谆然……”名老中医陆广莘的弟子对他的贴切描述体现了老人卓尔不群的神韵。

  与老人相处总会令人想起“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他在高一层次上对中医学的俯瞰性明视,令后来的中医学人们顿生自信,在无助中寻得依靠。(广东省中医院黄学阳主任)

  大师足迹 机械学徒变为治怪病专家

  1927年1月,他出生在江苏省松江县。考取上海中学机械专业后,因参加反对汪精卫汉奸政权的斗争而险遭不测,后回乡学医。

  陆广莘先后师从上海陆渊雷、章次公、徐衡之等名医。1952年他以优异成绩考取中央卫生部中医药研究人员,录取后入北大医学院,学习西医五年。1955年冬,章次公先生来京任卫生部中医顾问,每逢节假日陆广莘便去拜访侍诊,当时他关于学术见解的卓越之处已初见锋芒,受到来访的叶圣陶先生的赞同。

  中医巧救青年刘诗昆

  陆老从北医毕业后,被分配到中央人民医院的中医科,常作为唯一一名中医,与众西医会诊疑难病,独力解决西医们抓耳腮的问题,特殊经历为陆老一生埋下了关键的伏笔。

  1959年,北京宣武区一个化工厂失火,旁边中央音乐学院的师生们前去救火,却致使大批人员苯中毒,著名钢琴家刘诗昆也在其中,当时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学生。送到中央人民医院,这批病人当中在服用药物后,却都出现了奇怪的“癔病反应”。

  在西医束手无策的情况下,陆广莘坚持只是受了惊吓,采取舒肝解郁的方法来治疗后,病人的神志果然渐渐清明,这位初出茅庐的小伙子博得了众人的注意。

  以毒攻毒治愈“吹牛大王”

  一位专门设计京剧戏装的设计师,得了一种怪病,特点是非常夸大,喜欢讲大话,“我是百万富翁,某某是我老婆。”写字也要将一个字写得斗大。陆广莘却为其注射伤寒疫苗,病人发了场烧后病就好了。“病人曾患过梅毒,病毒已侵蚀其脑神经,成了麻弊性痴呆。这便是中医用一种病抗另外一种病。调动自身防御机制,将病毒散发。”

  他还有这样一个小故事:一天查房时,一位病孩肚子不知什么原因疼得满地滚,陆广莘赶快让家长去隔壁买五分钱的醋、花椒,煎水服下。没过三分钟,孩子好了。

  淡泊宁静 成就中医基础理论大家

  精于临床,为陆广莘从工匠迈向大师奠定了基础。从学医首日起,人们对中医的不理解,承认其治疗有效却对中医理论的持续发难,使中医一度陷入举步维艰的窘迫困境。

  “中医能治病,却不能回答人们为什么能治病,因而被认为不科学,这让我心里非常痛苦。”陆广莘开始投身于中医药的理论基础建设。

  1983年,他从北京医学院来到中医研究院中心实验室。其间先后发表了“中医研究和中西医结合”、“阴阳自和稳态模型”等论文,先后获卫生部和“七五”中标课题。

  陆广莘提出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观点:中医特色的辨证论治非常重要;又进而阐明,中医在中医基础理论上实际是关于人的心身相关自我调节的一门科学,而治病实际就是调节病人本身自我抗病反应的动力机制。

  陆广莘认为,中医非但是科学,而且是一门艺术。治疗重在提高免疫和屏障功能,犹如天花的治疗,并不是消灭病毒的结果。中医治疗重在提高免疫和屏障功能,依靠人体自身的免疫反应和群体人工免疫的结果。中医以病人为依靠对象,而并不仅仅将疾病作为治疗打击对象。

  老人倔强地认为,要“结束中西医对峙和歧视中医的局面,结束中医被西医牵着鼻子走的局面!”

  年近八旬手不释卷

  老人年近八旬,但仍旧每日出诊,每天手不释卷,老人反复告诉记者,在初现端倪的第二次科技革命中,东方的科学将成为革命的灵魂,东方的科学方法将成为革命的最有力的工具。中医是一门相当超前的医学。庞大的中国人口,我们在免疫方面完全采取西方模式是不行的。

  陆老笑着说:“必须抓紧时间发展壮大这门科学,战斗未有穷期。”

首页|网站地图|法律申明|友情链接|招聘信息|供应商管理|名老中医学术交流|中医健康管理|中医医案管理 |知识管理|在线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