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英文版

团学工作

首页 > 广州中医院大学第二临床医学院 > 团学工作

与信仰对话,为梦想铸魂 ——记二院分团委骨干访名老中医陈全新教授

2015/11/3 17:51:50字号:T|T

20151030日上午9点,第二临床医学院学生分团委骨干一行7人来到了广东省中医院拜访名老中医陈全新。希望通过与名医校友典范的面对面访谈的方式,为引导学生培养坚定的信仰,激励学生奋发进取,将青春梦与中国梦有机结合,构筑和引领学生的中医梦想。

陈老生于1933年,为广东省中医院教授、主任医师、广东省名中医,现任广东省中医院主任导师、中国针灸学会荣誉理事、广东省针灸学会终身名誉会长;在国际学术交流会及国内外杂志上发表论文80余篇,出版《针灸临床选要》、《临床针灸新编》专著两部。

耀眼的光环下,是多年如一日的为人民服务的执着信念和问道耕耘。陈教授从事针灸临床、教学、科研50年,独创"飞针"疗法,具有丰富的临床经验,被也门共和国国王誉为"东方神针",如今凭借"飞针"疗法被载入《中国名医列传》、《中国当代医药界名人录》及英国剑桥《世界医学名人录》。

时光似乎更偏爱那些精诚问道、潜心奉献的人,例如陈老。迈入耄耋,教授仍不显老态,精神矍铄。当天,他热情地接见了一行学子,并介绍了自己的临床经历,与大家进行了深入的互动交流。期间,众人有幸目睹陈老的神奇医技,更是被他的博学与精诚所深深折服。

  1.诊治面瘫:医心,医技,医行

采访过程中,陈教授施展了成名技“飞针”手法,治疗一位中年男性右面瘫患者。该病人的辨证为“风袭经络,血虚动风”,当以温经通络医治为宜——取左右曲池、丝竹空以及翳风三穴落针。

简单的消毒之后,只见陈老以食、中两指绷紧穴位所在皮区,另一手手指轻捻银针,再迅速落针;如此数次,再调针补泄,配合电刺激数分钟,最后取针。全程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令人赞叹。

虽然取穴只取了3个,但陈教授介绍,“像这位患者大概只需治疗3次就可以基本恢复了”让众人对陈教授高超的医技有了更深刻的了解。

此外,以面瘫为例,陈老还谈到了医学界对于针灸疗法的观感。一般治疗面瘫,患者脸部取穴多不少于七、八处,出于神经损伤的考虑,西医多不赞同。陈教授对此表示同意。他认为,取穴的多少,反映了医者的水平,施针不在多而在于准,手法不在杂而在于快。

 

  2.演示“飞针”:苦学,苦练,苦功

自创立“飞针”以来,陈全新这个名字便与“飞针”紧紧地联系在一起:说到陈全新,便不得不提及“飞针”;谈起“飞针”,就避不开陈全新。但大家不知道的是,“飞针”是他花了三年时间苦练出来的,其妙处在于施针干净利落,无污染,蓄力于指端之际,施针于毫秒之巅;先慢而后快,犹如跳高;利用惯性,较之传统手法,在极大地减轻了痛感,疗效喜人。

  

  3.临床交心:辨病,辨证,辨人

陈教授总结了他多年的临床经验,提出了融汇古今理念,结合中西手法的设想。“面对现代医学,我们将来在看病时应学会让中医辨证与西医辨病相结合,缺少了西医的一大堆医疗设备,中医的传统治疗方法更像是一种“黑箱作业”,对于患者更需要全面审察,运用现代医疗设备配合治疗尤为重要。”陈教授如是说。

 

  4.医路心得:实践,实见,实鉴

陈教授非常重视临床实践,他认为,“学习中医,不能成天对着枯燥的课本,应回归临床,多体验,多实践,才能更好地提升自己。作为老师,更应该有丰富的临床经验才能在课堂上更好地向学生传授知识。”

另外,陈教授还认为,“作为一名医生,应当有谦和、虚心的态度,不能因为治好了几位患者后就自觉医术高明,其实在实际临床过程中,各种病症类型多样复杂,远没有我们想象的简单,只有摒弃自傲自负的态度才能让自己的医技更进一步。”

 

  5.临别寄语:继承,继续,继新

“读人如读书”。如果说,每个人都是一本书,那么陈全新,注定是一本需要用一生细细拜读的经典。与陈老相处的时光总是愉快而短暂,临别之际,陈老奋笔疾书,将对大家的祝愿与期望浓缩于“学习运用传统启示,要善于继承,勇于创新”共17字。

此次的访谈活动顺利结束了,活动后期我们还会通过星星团火和学院微信平台进行对此活动进行宣传,希望能引导更多的学生坚定中医梦想,为梦想而奋发。




首页|网站地图|法律申明|友情链接|招聘信息|供应商管理|名老中医学术交流|中医健康管理|中医医案管理 |知识管理|在线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