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英文版

医院名医

首页 > 名医风采 > 医院名医
刘伟胜
详细介绍:


    刘伟胜,广东兴宁人,
1937年出生。广东省中医院主任医师,中医肿瘤、呼吸病专家。肿瘤科主任导师,博士生导师。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审评专家,广东省药品审评委员,全国中医肿瘤学会常委,广东省中医药学会呼吸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及肿瘤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1993年被广东省政府授予“广东省名中医”称号。
  刘伟胜在医疗实践中对呼吸与消化系统肿瘤的中医药治疗有深入研究,在他的主持下,内四科成功开展了肝癌、肺癌等专科建设工作。他指导内科医生开展了以中医药为主,颇具中医特色的各种抗癌新疗法,填补了省中医院在肿瘤治疗研究上之空白。

  自画像
  “角色”多重却自得其乐


  刘伟胜笑言自己身份太多了,主要身份就有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主任导师四个,兼任的社会身份更多:人事部、卫生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确定的老中医药专家、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审评专家、广东省政府授予的名中医称号、各种学会的委员或者评审员、理事等,名片背后排满了,事实上还不只名片上的。
  按他的资历与年龄,每周一、三、六下午是法定的休息时间,然而这些空余时间通常是被提前预订的,算下来一周他真正的休息时间只有半天,而且往往不知何时落实,偷得浮生半日闲时他就好好放松。
  有太多复杂的关系需要他去平衡,虽然个人时间几乎被完全占用,但对每一个身份,他都很认真对待。

  角色一 忙碌的丈夫,宽容的父亲
  我工作很忙,常常因加班夜归,赶不及回家吃饭,老婆打电话到科室找我,得到的答复常常是说还在工作,多亏家里人的理解。
  我在呼吸所最忙的时候,一周最多只能在家里呆一两个晚上,那时儿子还小,有时不得不带着他上班,可到了吃饭时间,不是我给他买饭,而是上幼儿园的儿子到饭堂为我打饭。因此我家的孩子独立性都很强,小小年纪就学会自己照顾自己。
  我不大干涉后辈对自己人生的选择。老大从小学一年级起就喜欢画飞机,别的什么都不画,就能把飞机画得异常漂亮。我就知道他日后可能会选择与飞机相关的职业。后来他的专业果然是飞机机电维修,现在他是白云机场的机务人员。老二因为近视,也选择读医,不过他跟老爸不同,专业选的是西医的放射,现在正在进修。

  角色二 虚心好问的导师
  我周二、周四查房,都带着学生,所谓学生,其实都是肿瘤科的医生了。导师的作用就在于,学生为病人进行诊断后,有不确定的地方,向我反映,我提出我的解决方法,他们从中借鉴或学习。
  时代在飞速前进,不断进行知识更新十分重要。做老师也要主动学习,遇到不懂的新知识或新情况,就无所谓前辈晚辈之分了,该请教的还是要请教。哪个诊断问题没解决好的,病人后来怎样了,遇到不知道的情况,我都会虚心询问或者请教同事和学生。

  角色三 将心比心的主任医师
  门诊时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病人,中医师望闻问切,必须留意细节,病人的面色、行动、姿态、讲话的表情、他/她的气味都会透露一些疾病的蛛丝马迹。询问病情时留意病人的语调和情绪,去揣摩他/她的心理状况。
  我的态度是要对病人实事求是,尽量让他们了解自己的疾病。但我会注意方法。对思想负担重的病人,就不全部讲,或者找他们家属聊,或者一步步地告诉他/她。
  治病其实不完全是药在起作用,医生同情病人,站在病人立场去了解他们的痛苦,关怀他们,则有助于病人解除心理障碍,积极配合治疗。

  人生画卷
  勤工俭学实现理想


  我是客家人,家乡在广东兴宁。与大多数农村家庭一样,我家经济条件不好,可因为祖上传下来有几栋房子,上世纪50年代进行成分复查时,被划定为地主。大哥因此辍学,到北京参军。
  1957年我参加高考。填报志愿时让我颇感棘手,当时的情况是:没有助学金的话,我即使考上大学,家里也负担不起学费,要想申请助学金必须有公社大队开的财力证明,而以我家的成分,让公社开证明的可能性基本为零。
  于是老师给我出主意,我患有近视,成分不好,家里没钱,如果选读中医,则没有视力限制,免学费,学校每月提供13.5元的饭票,最关键的是,不需要公社的证明。
  为此我决定读中医,参加建国后的第二届高考。当年全国范围内,只有9万个大学生名额。广东省中医药大学招收60人。
  我拼命复习准备高考。考试那天天没亮就从兴宁家里出发,走了极远的路到梅县考场,考完仍然不得不走路回家。
  放榜后,我得到一个到广州念大学的机会。大哥与二哥离家作出了“榜样”,家里担心孩子一个接一个都到外面谋求出路,就不允许两个弟弟一个妹妹继续读书,虽然他们学习亦不错,但应家里要求一直留在兴宁。
  因为没钱,在广州念书六年,我没回过一次家。我穿的是大哥淘汰下来的旧军服。寒暑假则留在学校勤工俭学,在学校周围的菜地里挑粪、担水种番茄。

  第一次中医“实战”
  1963年我大学毕业,被分配到位于长沙的湖南中医药学院第一附属医院。一开始我在急诊室,第一次“实战”,我正在值班,外面送来一位腹痛的急症病人,根据他的症状,我诊断他得了急性阑尾炎,并当机立断把他送进手术室。
  当时的观念普遍认为中医诊断手段落后,耗时长且难确诊,只适宜问题不大的普通疾病,此举令医院上下颇感吃惊,而结果证明我的诊断是正确的。医院领导因此还表扬说广东省中医药大学培养的大学生学术水平不错。孰不知我们那时已经改革了教育,本科念四年中医理论,两年西医理论。科班出身,我们借鉴西医的诊断方法,对这些症状明显吻合的疾病,一般不会出错。

  “新医科”四人组名震一时
  我在湖南中医药学院当了5年的内儿科医生。1968年回广州,到广州医学院呼吸疾病研究所,与钟南山、侯恕、余真一起进行“新医科”的建设和研究工作。因为长期共事,我们几人至今关系仍然很好,私底下他们叫我“胜哥”,我们叫钟南山“大钟”,对侯恕以“侯公”相称。
  1972年国家发72号文,要求我们对“呼吸四科”(即慢性支气管炎、肺气肿、肺心病、感冒)进行攻关研究。
  钟南山有一段时间不在广州,三个值班医生,一周里每人至少分到两次的值班机会,加上不得不全力以赴应付国家的任务,我们都累坏了。
  大儿子刚出生那阵我是最忙的。记得有一次下班回家,备好材料把锅放火上后,一倒在床上就立刻睡着了,结果锅里那鸡从烧熟到烧糊,再到烧干成黑炭发出浓重的气味,直到邻居紧张地敲我家的门,我才醒过来发现出问题了。
  最艰苦的时期也是最锻炼人的时期,锻炼机会多,个人能力也就提高得快。因此那时虽然辛苦,我的医术水平却得到极大提高。“新医科”四人里只有我是中医,进行呼吸疾病研究期间,我摸索出一条中西结合的道路,纤维支气管镜、TCU重病监测等西医技术就是在这段时期学习和积累的。这些知识和经验,对日后我在肿瘤科继续运用中西结合的方法进行诊断和肿瘤监测,有极大帮助。
  1978年,“新医科”四人合著论文《慢性支气管炎分型诊断和治疗》获得了全国科学大会一等奖。

  留美归国后专攻肿瘤科
  1985年,我到广东省中医院,一开始担任急诊科主任,五年后医院组建肿瘤科,我作为访问学者到美国进修了几个月,回来迄今,负责肿瘤科。
  多年来我不偏食、不抽烟、不喝酒,酷爱运动。读书时打篮球,学校里很多人认得我,因为我是左撇子,用左手运球。工作几十年,一直骑单车上下班,直到几年前才没骑车了。
  因而我身体一直很好。印象中病过一次是在非典时期。那天上午查房到11点,12点赶去照看我们院的第一位非典病人,看完已经是下午5点。那天下午是专家门诊,本来要返回医院,可接到电话要求我火速赶到省卫生厅开防治非典的紧急会议,只好先去开会。等候的病人都发难了,他们之中不少人为了挂号,隔夜就开始排队,院里打电话给我。6点半,我赶回医院为病人门诊。直到10点,才结束一天的工作回家。
  第二天起床时还好好的,打的到二沙岛上班。下车没走两步,浑身是汗并感觉头晕胸闷,我就知道不好了,忙支撑着往急诊方向去,见到护士长叶欣,我说你扶一下我吧,我走不了了。叶欣见我脸青唇白,立刻就推来轮椅让我坐上去。一检查,我心跳速率最快52次/分,最慢38次/分,因为频发性早搏,我不得不住院。一周后我从病床上爬起来,返回工作第一线。
  我出院不久,叶欣就病倒了。现在回想,估计那时我的情况是冠状病毒攻击心脏,那时医生护士压力极重,自己的身体是顾不上的。

  良医心得

  诊断 留意小处病痛最重要

  医生应该有引导病人讲述病情的思路,因为有些病人不知道该提供哪些信息,而只有注意抓住小处线索深挖,才有可能纠正因误诊导致的久病不愈。
  刘伟胜认为为医最重要是诊断,有正确的诊断才有正确的治疗。而要得出正确诊断则不能不细致,要看到小处。比如病人没有明显的肺癌症状,可是膝头痛,之前把这病当做风湿治疗,一直都不能治愈,刘伟胜说如果自己遇到这样的情况,就会顺带询问病人,有没有咳嗽、气喘、血痰或者胸闷,要是病人说有,那么就不能掉以轻心,要进行癌症检查了。因为关节痛是肺癌的症状之一。
  在当急诊科主任期间,刘伟胜已诊断并成功治疗第一位肿瘤病人,他说,每当这位病人回来找他看病,他都很开心,即使她来迟了,宁可延时工作他也还是会破例让她挂号。在追踪病人病情过程中,他们已经成为了朋友。

  辨证 治病效果之关键
  辨证要做得好,除了对医生学识功底有要求,经验也很重要。而这里也体现了中医与西医在理念上的区别。
  按照中医理论,诊断之后进行辨证。刘伟胜说,治病效果取决于辨证。医生根据已经有的学识和经验,辨证应采取哪种方式治病,并且根据病人的实际情况进行加减。
  中医的长处是正确的辨证能有效调整机体阴阳平衡,提高免疫功能。在治疗癌症方面,彻底除去肿瘤,当然还是选用西医的方法,开刀做手术。然而对某些不适宜开刀的病例,或对某些不愿意做手术的病人,中医能比较成功地做到让病人“带瘤生存”,减轻痛苦和提高生存质量。
  刘伟胜有一位病人,脑肿瘤直径已达68公分,刘伟胜为他开药调理,并密切留意瘤子的变化情况,这些年来,虽然瘤子还在,可因为监护和调理得好,病人症状基本消失,能正常工作生活。

 

  

首页|网站地图|法律申明|友情链接|招聘信息|供应商管理|名老中医学术交流|中医健康管理|中医医案管理 |知识管理|在线考试